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空心”周星驰:他爱的人,一个接一个分开了他

时间:2021-03-09 来源: 栏目:娱乐

3月8日,青丝周星驰来送吴孟达,留下挽联“永远思念”。

星爷照旧那样,缄默、孤单、衰老。

想起罗慧娟说他的话:

原文中,他们是“她们”,爱过星爷的女人们。

男人也一样。

李修贤、洪金宝、黄一飞、田启文、陈国坤、王晶、陈百祥……这些周星驰曾经的朋友,都给他贴上了“周星驰咬人,贤者勿近”的标签,拂袖而去。

独一对周星驰没恶评的“朋友”可能就是吴孟达了。可能是“忘年交”更容易了解他吧!

达叔不断置信周星驰是天才,他的思想形式不同,不易被世人了解。

事实上,周星驰后来找过达叔拍《西游伏妖篇》《美人鱼》,只是达叔因身体缘由回绝了。

有人说,周星驰连夜定档《功夫2》,是为了留念吴孟达。

又如何?

从罗慧娟到吴孟达,周星驰爱过的人,究竟一个一个分开了他。

1989年的一天,周星驰、吴孟达去“恋爱网红店”偷听年轻恋人们侃大山。

周孟两个人听乐了,这就是“无厘头”的开端。这平平无奇的一段对话,点燃周星驰“喜剧之王”的火种。

这一年,周星驰演了最后一部电视剧《孖孖孖心肝》,便次年踏上电影之路。自尔后,8次发明香港电影票房冠军(以演员或导演、编剧身份):

《赌圣》里的投靠达叔的小混混;

《赌侠》里的周阿星;

阿叔:有没有听过三叔为父,三婶为母?

阿星:我只听过爹亲娘亲都不及毛主席亲。

《逃学威龙》的周星星;

《审死官》里的宋世杰;

《唐伯虎点秋香》里的无厘头唐伯虎;

《97家有喜事》里的老恭;

《喜剧之王》的尹天仇;

《少林足球》里的五师兄;

取得金马最佳导演的《功夫》。

《西游·降魔篇》;

超越30亿元票房的《美人鱼》;

从《赌圣》开端火,《国产凌凌漆》做导演,《长江7号爱地球》退居幕后……周星驰前无古人地创始了“后现代无厘头喜剧”作风,至今后无来者。

这个百变的星君,用武侠、动作、科幻、喜剧、爱情、古装各种方式混杂地表现着本人的电影言语,从方式到言语,都让人摸不到规律。

因而,连李安都说信服周星驰。

30至40岁,星爷的作品常叹人世悲苦(《喜剧之王》)、挖苦假正派(《审死官》)、苦于求不得(《大话西游》)。

40至50岁,写实主义作风则越来越多,主要针对社会底层人物,写他们的不幸与可敬(《长江七号》《功夫》)!

从1989年至今,社会风气变了风变,但星爷的电影,总是荒谬不经地一针刺痛我们,然后问我们:

他的“后现代无厘头喜剧作风”成为一种国际前沿文化现象广受关注。

比方《食神》成为威尼斯电影节观摩影片;

《少林足球》被选为“世界史上25部最佳体育电影之一”;

他的每一部电影,都能够看十几年不过时,周星驰不负观众。

事业、名利双歉收,但是,这并不代表星爷幸福。

周星驰没有朋友,大多源于他在片场的坏名声。

但王晶说他是“片场暴君”不是没因由的。

首先是他在片场追求真实感无底线。

听说拍《少林足球》时,为了把“酒瓶砸头”拍真实,他用真的酒瓶砸黄一飞的头。这招致拍完这部戏后,黄直接跟他绝交了。

其次是在片场绝对强势,即便在当演员时,完整不顾对方和本人身份。

向太曾说:

陈嘉上曾说(拍《武状元苏乞儿》时):

王晶与周星驰协作,“把肉麻当有趣”的喜剧作风和周星驰的不符,而王当时比他名气大,最后以王晶鼓吹他是“片场暴君”作为结局。

周星驰拍《功夫》,找前辈洪金宝当动作指导,却对洪诸多不满,招致洪拂袖而去:

田启文说:

追求事业时完整忘我,加天性使然,周星驰似乎完整不通人之常情。

一开端拍戏,就进入一个癫狂状态,阻挠他创作的人和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可不是一切人都能了解这种状态。

理想当中,人之常情是霸道。不是一切人都认同他的优秀,以为巨匠的任务就是创作,而非照顾每一个人心情。

周星驰的电影配乐师曾被他这样说:

对外人,周星驰会评价本人的配乐师:

关于周星驰来讲,配乐师可能是“本人人”,关于本人的音乐不好他就要骂,但对外他不会贬低同伴。

但配乐师会说周星驰:

周星驰遭到过往伙伴的抱怨,也有时是由于他火了之后拍新戏未找“老朋友”。

比方黄一飞就说过:

在柴静对他的访谈里,质问过周星驰这点。

周星驰答复:

由于周星驰这样的理念,才成全后来的文章、黄渤、林更新、林允这些新人。

和周星驰协作过的人,一切人都赞他是天才,但一半的人骂他控制狂、恶魔、强迫症、冷血,只因他不懂正常人该有的世故,未通他们眼中的“人情”。

周星驰,没片场暴君这个称号估量永远洗刷不掉了。

一个人为了艺术要牺牲什么?在周星驰身上我们能够看得一清二楚,就是本人的终身。

这个评价没有褒贬,并非想说周星驰高尚,而是这样的天才,便必定这样过终身。

就如小时分的周星驰偏科一样,要成为艺术巨匠就难免达不成人生均衡,在某一方面极端偏执,“不疯魔不成活”。

鲍牙珍饰演者陈凯师曾有一个镜头屡次拍不好,周星驰走到她面前,愤恨地说:

为了电影疯魔的周星驰,无疑在一些人眼里已成魔。

和他谈过恋爱的女人,除了出身名门、本人活得潇洒的莫文蔚能了解他,似乎一个比一个恨他。

富二代前女友于文凤,在他对赌协议到期的关键档口,向他追要当年口头承诺的7000万的佣金,最后败诉。于文凤不缺钱,或许是出于某种“得不到”的恨。

这样的心情在朱茵和罗慧娟身上也能找到。

周星驰的初恋罗慧娟恨恨地说:

她怪周星驰不与他结婚,怪周星驰为了事业拼命。

1992年,周星驰罗慧娟分手;

2000年,她患上抑郁症;

2008年,她嫁人;

2010年6月22日,她确诊为胰腺癌晚期;

2012年,罗慧娟与周星驰天人两隔。

其实,罗慧娟不晓得的是,她是周星驰独一想结过婚的女人,但“为事业向前冲”的想法和朋友的劝说,阻挠了他。

罗慧娟不晓得的是,她逝世的第二年,周星驰在《西游降魔篇》借舒淇和文章的爱情,讲述了这个令他遗憾终生的故事。

假如有月光宝盒回到过去,周星驰会不会选择罗慧娟?放掉事业。明智地讲,答案依然可能是悲观的。

他在一些人眼里做得不对,但他的选择其实不断没有变——

为了艺术,他必定要背弃世故人情、远离惬意暖和。

他站在云端成魔,无缘柴米油盐。

1991年,《整蛊专家》里,刚出道不久的周星驰说过这样的台词:

留意,那个年代,大多数人还没有对此事“觉悟”,大多香港明星还沉浸在捞金的纸醉金迷当中。

而以周星驰不断在片场自导自演作风,很有可能这是他本人加上去的。

有这样觉知和良知的人,真的可能成魔吗?

在电影艺术范畴,周星驰总是令人有“虎躯一振”的力气。而在理想生活里,星爷也永远令人心酸。

他爱的人,一个接一个离他而去,有的是死别,有的也是生离。

他不断回绝与世界和解,不向理想妥协,以至不与本人和解。不让本人舒适、亦不向别人奉承。目的只要一个——

让本人的伤口暴露在外,让风霜雨打都直击于本人赤裸裸的灵魂之上。

他才是一个活生生的无脚鸟,一个盛满世间心情的空心人。

他不负观众,但负了本人。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