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奖金80万的照片,竟被曝光是摆拍?为了获奖,摄影师不惜造假!

时间:2020-10-23 来源:普象工业设计小站 栏目:旅游

有人说在PS、抠图、美颜滤镜盛行的年代

网红照片最能骗人

但象君觉得

某些美景与人物纪实照更具欺骗性

让人心底发凉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

之前就介绍过

为拍照而诞生的宁德杨家溪“榕树公园”

只需花几十块就会有老人牵着牛

在人工烟熏的树下走两圈

帮摄影师拍出云雾缭绕的神仙美图

展开剩余94%

一直以来

诸如此类摆拍作假照

比比皆是

有些还在违背客观事实的情况下

荣获世界大奖与巨额奖金

在真真假假难舍难分的环境中

不断颠覆着大家的认知与三观……

▲ 云南东川因摆拍而走红的烟杆老人

80万获奖照片

竟然靠造假?

《Mother‘s Hope(母亲的希望)》

一张充满故事的照片

一位家境贫寒

患有言语障碍的越南母亲

在艰难生活中为了守护孩子

仍在努力克服困难

这件温暖至极的作品

不仅惹众人泪目

也深深打动了

世界上奖金最多的摄影大赛——HIPA组委会

把最高冠军奖和12万美元的奖金

(换算成人民币大概80万)

颁给了这位来自马来西亚的摄影师

Edwin Ong Wee Kee

并给出“精准无比”的评语:

他的作品记录了一个强烈的人道主义时刻

极其符合赛事主题——希望!

▲ 摄影师Edwin Ong Wee Kee

获奖后Edwin讲述了拍摄故事

他说自己并非专业摄影师

能拍到这张照片纯属巧合

就是外出旅行在稻田偶遇随手一拍

或许经典总是产生于不经意间吧!

然而,反转来得有点快

另一位马来西亚摄影师在网上痛斥

“这种作品毫无意义”

照片根本就是摆拍的

抱着孩子的母亲像专业模特一样

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摆出相应姿势

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之际

淡定一批的主办方没有任何回应

专业人士给出解释:

目前的摄影比赛主要是出于商业目的

而不是提高摄影价值

评委大多对此不予评分

说得更直白一点

就是非新闻纪实拍摄

只要在合法合理范围内都是允许存在的

▲ 图中穿白衣服者为 Edwin Ong Wee Kee本人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对规则的默认

才有了屡屡的“造假”

这些世界“名照”

都是摆拍的

不捕鱼只撒网就能脱贫的渔翁

2019年11月18日《人民日报》经济版

登了一篇

《撒网不打鱼 同样能脱贫》的文章

瞬间引爆人们的热议

▲王国红摄 (影像中国)

这是说在江西婺源

一个被外界称为“水上超人”的老渔翁王利保

曾因车祸瘫痪9年成为贫困户

病好后依靠给摄影师当

“只撒网不捕鱼”的模特脱了贫

▲图片来源IC photo

刚开始王利保只是顺便帮人拍一下照

后来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大火

专门做起了预约收费摆拍的生意

络绎不绝的摄影者找他拍照

▲图片来源IC photo

穿着蓑衣、戴着斗笠、拿着对讲机

一遍遍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撒网、收网

是王老爷子的主要工作

至于捕鱼只是曾经

被拍好的照片

会被送往各个摄影大赛

向世人展示真正的“渔民”生活

▲图片来源IC photo

同样做渔翁不捕鱼的

还有漓江放鱼鹰的白胡子老爷爷

他因出现在一部与广西风情有关纪录片中

而被摄影师盯上

开启了第一“水上网红”的生活

▲Jord Hammond拍摄

为了做好模特,大爷下足了功夫

不仅蓄起了更适合入镜的胡子

学起了摄影知识

还专门把鱼鹰调教的分外听话

一切都为效果更好的摆拍照片而服务

他说

“毕竟是吃这行饭,不能当外行啊!”

刻意扒光衣服的纤夫

1992年,摄影家刘世昭老师

实地记录的一组表现巴东神农溪纤夫

逆水行舟时艰难拉纤的照片火了

自那之后

许多摄影师就盯上了这些裸体纤夫

▲刘世昭拍摄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

交通运输与生活条件的改善

纤夫早已穿上衣服不再拉纤

有些摄影师为了能获得心仪的照片

就花钱找人故意脱掉衣服

按照纤夫的劳作姿态进行摆拍

然后把作品拿到摄影大赛中去评选

对于这个商机有关部门及时把握

甚至提出了“还原纤夫裸体形象”的提案

于是,在神农溪纤夫文化旅游区内

出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画面

部分游客觉得裸体“纤夫”

对妇女和小孩子产生了不良影响

被摆拍威胁生命的动物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部分摄影师已不满足于人物摆拍

把目光对准了动物……

与屡见不鲜

受人控制的驼队、马队相比

下面这些对野生动物照的造假

更令人惊掉眼球

这张小树蛙打伞的照片

想必震撼过不少人

这是印尼摄影师Shikhe在自家后院发现的

他说这张树蛙抱着叶子

在风雨中待了30多分钟

除此之外

他还拍到过竖中指和双脚站立的蛙

在照片登上各大杂志被表扬时

有专业人士提出了质疑

蛙本来就喜欢水,根本不会去挡雨

将爪子扬的如此直挺,违背了生理条件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画面

或许小树蛙被胶水给粘住了

天呐!这哪是在拍动物

简直就是在虐待

因为摄影师想要好看有特点的照片

就牺牲小动物来成全自己

被命运支配着的它们却无法反抗

▲被固定好的蜜蜂

纪实照也作假

拍摄还有何意义?

如果说以上照片为商业价值而摆拍

摄影师为了获奖,模特为了酬金

各取所需,互惠互利

“我们可以不喜欢,但允许它存在”

倘若这种作假

都已涉足到纪实照

摄影的意义又该何去何从呢?

▲马来西亚摄影师摆拍的孟加拉国情照

大凉山,中国最贫穷的地区之一

在被关注扶持的同时

也没能躲过被摆拍的命运

2018年

一组命名为《乡村教师》的获奖作品

引起了重点热议

在破落不堪的教室中

老师在土墙上书写

三五学生坐在陈旧的桌椅上听课

整个场景感人至深

没多久,这张照片就受到了质疑

被爆料是刻意摆拍的

教室早已废弃不用

所有出现的人物和场景

甚至每一个动作都是设计好的

更过分的是早在2014年

就有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斩获过大奖

一时间,这些真伪难辨的照片

直接误导公众

对贫困地区的真实生活环境产生了质疑

此时此刻

是不是如鲠在喉,不知该说些什么呢?

其实,这种对纪实摄影的作假

司空见惯

更过分者还伪造过灾难现场

▲纪念二战胜利摆拍的世界经典照《胜利之吻》

2015年

意大利摄影师Michele Crameri

一组关于帮派杀手的系列作品

一经问世就荣获HIPA、IPA等15项国际大奖

他说这些照片皆来源于

真实的犯罪、葬礼现场

然而,经过调查

却发现这些照片是他找朋友摆拍的

镜头里的人物姓名、身份

以及故事都是为拍摄而编纂的

别人所经历的苦难

彻底成为 Michele获得荣誉的手段

对于这样的行为

真的值得尊重与认可吗?

象君不想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评他人

只想尽可能地将这些

难以理解又真实存在的现象

展现给各位

与大家一起探讨一下为何总有

挑战大家底线的摆拍照片出现

为荣誉、金钱,还是艺术?

美与真之间到底该如何取舍

在接受了摆拍后

是否还有人记得

纪实摄影的本质是对客观事物的记录

如果摆拍是趋势

以后是不是可以考虑专设一项

“摆拍摄影大赛”

让纪实归回最初的模样

关于照片的摆拍、造假

如果你有更多想法

可文末留言,一起探讨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