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谢谢,贾樟柯

时间:2020-10-21 来源: 栏目:娱乐

今天是2020年10月19日,也是贾樟柯导演举办的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最后一天,此刻,我正身处平遥古城的夜色中。

写这篇文章,是为了记录一下今年我在平遥的一些感受见闻,也跟你们分享一些我在电影展看到的好电影,更重要的是为了纪念表姐电影能有幸连续三年来参加平遥影展。

实话讲,平遥古城已经是一个商业化程度很高的景区了。我来参加电影节这些天,虽然已经过了十一黄金周,但是每天依旧是车来车往,游客也很多。

古城里路旁很多店铺卖各色景区小商品,其中卖山西特色的小米月饼还有陈醋的店最多。很多醋店门口放着醋石坛这样的小摆设,石盆儿里的醋从早流到晚,因此在古城街上飘的都是浓浓的醋味儿,特别......开胃。

晚上的古城更有氛围,因为大多数商铺都会在门外挂着红灯笼,当天色暗下来,灯笼就亮起,红红火火,人声鼎沸。

但同时很奇妙的是,古城深处有不少本地居民居住的民房民居,非常安静,场景更生活化也更粗糙,和商业区完全是两种情景。

有些路甚至都还是黄土路,穿一双白鞋,走十分钟就蒙上了一层土。

走在那里我特别羡慕骑着电动车和三轮车的大爷大妈们,看他们在简陋粗糙的小路上穿梭来去,看起来好自在,让人感觉就好像走进了贾樟柯导演的电影世界里。

《站台》剧照

这是某天我在古城里小巷买肉夹馍的时候拍到的照片,小县城里的烟火气息还是挺浓的。

所以我很赞同三吉彩花在平遥接受采访时说的话,她说:“到了这里,你会感觉自己有种迷失在神奇之地的感觉。”

我觉得很少有国内的电影展,能带给人这样独特的感受了。

0 1

这一届平遥影展与往届相比还是比较特别的。2020年,是电影诞生的第125年,年初因为新冠疫情,国内电影院被迫停工178天。

在电影院逐步复苏之际,平遥影展联合各方力量强力发声,带来了很多电影新作品和新项目在平遥亮相。

所以你能看到海报上有这么一句话,也是整个电影展的主题:

电影,从来不是孤城。

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采取电影剧组中最常见的“大力胶”作为主视觉创作元素。在电影行业中,“大力胶”是灯光胶带(Gaffer Tape)的俗称,它几乎是剧组中最普通平凡、最不起眼、但最必不可少的物件。

大力胶能解决很多问题:固定,标记,遮盖,保护……我们都有被大力胶拯救的经历,缠绕和黏贴的背后留下了丰富的故事。

注定艰难的2020年,在蔓延至全球的世界风暴中,我们要继承大力胶精神,沿着充满希望的银幕之光,将被撕开的创伤黏合,迎接电影行业的复苏。

平遥国际电影展举办到今年是第四届了,虽然影展创办时间不长,但是发展速度极为迅速,规模很快就起来了,已成为国内几大主要电影节之一。

我这些天一直待着的平遥电影宫,至今也是国内唯一的专门为影展而建设的场所。这块地原来是一个柴油机厂,占地足足1.3万平方米,贾科长能着手在商业化的平遥古城景区里建造这样一个电影宫,不用多说也是非常艰难实现的事情。

多亏了贾科长的努力,影迷来到这里,不再需要为了转场而奔波,只在电影宫里就能完成看电影,和导演交流,和明星演员同一餐厅吃饭,或者是参加大师班论坛,在书店看书,在酒吧喝酒蹦迪等活动。

还要强调的是到今年,影展更是已经达到了没花政府一分钱完全实现了市场化运作的阶段,这是非常厉害的。

从平遥影展的种种细节看来,我们都必须承认,这四年来,贾樟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付出自己的人脉资源,凭借自己的电影成就等等,在这个小县城从零开始,一点一点把平遥影展办成今天的样子。

确实不容易,值得敬佩。

无论是作为影迷还是普通观众,都想对贾科长说一声:

谢谢。

0 2

当然了,电影节期间,我也每天都有在认真看电影,基本大部分时间都在电影宫泡着。

本次电影展增加了卧虎和藏龙单元展映的数量,题材比较丰富,电影也都特别“新”。

在参加展映的五十多部电影中,43.4%为全国首映,88.7%为亚洲首映,中国首映率更是达到100%。

影展还请来了中国“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田壮壮、知名导演刁亦男和制片人任仲伦开设大师班,让影迷们能够在平遥和他们面对面对话。

除此之外,在今年电影展的“回顾”单元,影展设立了“南斯拉夫时代塞尔维亚新电影”的主题,精选了9部1961年至1973年拍摄的塞尔维亚新电影进行展映。这9部之中,有4部是修复版全球首映,其余5部是亚洲首映。

本次影展,我一共看了20部左右的电影,感觉比较明显的是藏龙卧虎单元竞争非常激烈。

最开始,大家都踩雷了,爆出不少负分片,《伊比利亚派对》《荒野咖啡馆》《纸骑兵》,被称为这届的“平遥三杰”。几部片子都是掐着人中才能看完全程的那种,给一星都嫌多。

幸好在此同时,好片也竞相上岗,几部大众口碑不错的片子一部接一部出现在观众眼前,我们就直接从获奖的影片聊起吧!

第一部电影,就从获得了费穆荣誉·最佳影片的《妈妈和七天的时间》。

本片的导演兼编剧李冬梅,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这部片子是她的处女作,灵感来源于李冬梅本人的童年亲身经历,是她为了纪念并致敬自己的妈妈而拍的一部非常私人的影片。

电影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时,镜头记载了她的妈妈因为难产而死前后七天的影像,非常悲痛。

影片最特殊之处在于导演的镜头表达方式,几乎大量都是远景固定长镜头把事情发生的始末以及细枝末节融入对偏远乡村的日常生活的勾勒里,连人物台词都尽可能做了极简。或者说全片就没有几句台词,直到最后电影结束,“献给我的母亲的字幕”亮起以及一段说明,才最终点破谜题。

对于这部影片,评审团给出的授奖词是:

有一种沉静的力量,这种力量来自时间的沉淀,来自细节的真实,来自纯粹的影像。这种力量看似不经意,却非常地难能可贵。

就这部电影的观感而言,是十分不友好的。在观影途中,不断有人忍受不了,开始离场。

电影的转折点在第五天,第五天开始才渐入佳境。坚持到最后的观众,不少人给了五星的好评。但这最终导致它的评价非常的两极分化。

我对导演的真诚,和对母亲的缅怀的之情,非常敬佩。但就电影而言,我坚持看到了最后,没有产生多少共情。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我会再好好看一遍,或许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感受吧。

但不管怎样,还是要祝贺李冬梅导演。也敬佩于平遥影展,敢把最佳颁给这样的影片。

接着,来看同样是中传毕业的导演魏书钧的作品,《野马分鬃》。

这是一部青春片,人物刻画很扎实,细节做得也不错。在本届平遥影展放映的片子里,口碑算是非常不错的。

电影讲了迷茫青年左坤(周游 饰)在大学快要毕业即将走入社会的重要节点经历的一段撒泼日子,故事还是有点意思的。

值得一提的是,主演周游的演技也在线,在最后的颁奖礼上他获得了费穆荣誉·最佳男演员,算是稳稳当当从平遥出发了。

藏龙单元的《汉南夏日》,也是一部评价不错的片子。

影片获得了费穆荣誉·评审荣誉,授奖词是这样说的:

这是一部非常值得肯定——无论从影像还是从演员的表演,各方面都可圈可点的电影。

这部片子讲的是某个夏天,少女杨果因为目睹好友发生意外而陷入了困局。与此同时,她的家庭状况也不太理想,妈妈在大城市工作顾不上她,而她寄居在姨妈家备受冷落,杨果只能独自承受着朝她喷涌而来的成长的痛楚。

这部影片是导演韩帅的处女作,也许是因为她是女性的原因,观影过程中我能感觉到她对于女孩心事的观察非常细腻,也在影片里把这些小细节很好地执行了出来。

锦上添花,片中担纲主演的小演员黄天的戏也很好,虽然是第一次演戏,但是特别有状态。

导演杨平道的片子《裂流》在这次影展中同时获得了迷影选择荣誉和青年评审荣誉。

这部片子真的和其他片子画风完全不同。整体画面风格就一个字,糙。但这种糙,却是杨平道有意而为之。

影片制作成本非常低,连5万块都没花完。明明是一部剧情片,却能让你看出家庭纪录片的感觉。

片中有杨平道本人出演,讲的是身为中年男子的他因为在家里的卫生间垃圾桶发现了一条被撕裂的蕾丝内裤,开始怀疑自己的老婆出轨。

接着某天,杨平道开车带着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实习生去跟踪老婆企图捉奸,但是他和女实习生一路上两个人又暧昧不清......

影片的结尾是一个很大的亮点,至于到底是什么,我就不剧透了。

评审团形容这部片子:

对虚实质感的处理无缝衔接,导演举重若轻地升华了日常的琐事,让观影过程充满了趣味性,用简单直接的调度和形式展现了生活的“裂流”。

王晶导演执导,白客、苗苗、张颂文等演员共演的电影《不止不休》,是我这次平遥影展之旅的一个小遗憾。

本来在来之前就特别期待能看它,但是到影展结束也没有看到。还是由于某种不可抗力吧,电影只选择小范围内部反映,我没有看到。

我看了一些朋友的评论,感觉影片是不错的样子,期待它能早日在院线和大家相见,到时候我们再来讨论。

哦对了,王晶在这次的电影展上拿到了费穆荣誉·最佳导演。

除此之外。

俄罗斯导演菲利普·尤里耶夫的《捕鲸男孩》,以色列导演的露西·普里巴《爱莎》,以及中国导演李霄峰执导,章宇,宋佳,王砚辉主演的《风平浪静》,科长的新纪录片《我们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也是不错的影片。

等有机会,我们一一再聊。

0 3

我记得在第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开幕式上,贾樟柯说过这么一句话:

做什么事都不容易,但有梦想就要有坚持。

往前走,我们不会停下来。

也记得他几个月前曾发过微博说:

几个孩子坐在电影宫闲聊这一幕,就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

那时候,大家都还不知道平遥电影展将来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是有贾科长这句话在,心里就总是很有希望。

贾科长没有让人失望,每年来到平遥,我都能感受到电影展各方面都在不断完善,尤其是今年,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能切身感受到平遥影展越办越好。

但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昨天,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即将落幕的前一天,贾樟柯导演却突然宣布自己将退出平遥国际电影展,从下一届开始,影展将交给政府举办。

以下是他的原话:

其实今年的意义对我们团队来说很特别,跟疫情也没什么太大关系,今年的意义,因为我们这是第四届,我们一路走过来,可能今年是我们这个团队做的最后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我们没有花政府一分钱,全部是社会的资本,我们已经把这个品牌打造好了。

我记得去年张艺谋导演在开幕式上勉励平遥国际电影展要办下去,要办一个有影响力的影展。电影展是一代一代人要往下办的,它不是一个人,这个机制也不应该是离开一个人就不能再办了,所以我觉得我们早离开,早培养新的团队,让新的团队接手,让平遥国际电影展摆脱贾樟柯的阴影,让它获得独立的生命力这是非常急需的,所以我们选择在它强壮的时候离开。

贾科长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亲眼见证了历史。震惊是自然的,从他“摆脱贾樟柯的阴影”这样的话中,我也感受到了重重的无奈和伤感。

当天晚上,就在这个消息上了热搜议论满天飞的时候,我去到了平遥电影宫内卖周边的礼品店。当时仍在忙碌卖货的店员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在听影迷陈述了这件事情之后,店员们一开始表现出很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好似完全想象不到我们在说什么。再过几秒,我看到其中一个人的眼眶直接红了。

那一刻,我体会到贾科长对于平遥影展的意义之重大,根本不用多言。

每年平遥影展举办的时候,贾樟柯都会一直待在这里,前两次来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在电影宫和放映厅,或者是大师班,新闻发布会穿梭的身影。身处这里的影迷、嘉宾,很多人都是为他而来,也有很多本地人因为他创办的电影展,而获得了工作机会。

从演员赵涛,也是贾樟柯的妻子发的微博可以看出,贾科长为影展忙前跑后的那些日子,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心累。

对于平遥影展来说,他无疑是主心骨一般的存在。

因此在突然得知他要退出的消息之后,我心情一直非常微妙,直到现在这一刻依旧如此。无奈,叹息,伤感,不舍......诸多情绪在我脑海中翻滚搅拌,直至五味杂陈,最终变成平遥街道飘过的特有味道,心,酸。

那种感情不仅仅是像贾科长说的那样,有种告别的伤感。实际上还要更为复杂,我不明说,大家应该也能懂吧。

我今天在平遥看的最后一场电影,是贾科长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电影结束,大家鼓掌,我们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贾科长的出现。但直到灯光亮起,他也没有出现,那一刻,我有点失落。

在回去的路上,朋友发来一段视频,是今天贾科长的一段活动讲话:

我经常下午时候的一个人站在那个那个(门厅)入口,因为那个入口挂着费穆先生的像,我经常感慨。

说到最后一句,科长有些哽咽,听起来让人特别伤感。

最后。

还是要再次郑重感谢贾樟柯导演,再次感谢在影展背后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员,志愿者等等。

如果真的能够游到海水变蓝,那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

江湖儿女,山河故人。

我们后会有期,等小城春来。

关键词 : 谢谢 贾樟柯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