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卫夫人教授王羲之书法,却得到了书圣的差评:糜费时间

时间:2020-10-18 来源: 栏目:历史

王羲之在书法历史上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书圣”存在。然而,令后人遗憾的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他的亲笔之作并没有一件躲过岁月的侵蚀,保留下来。现存王羲之的作品中,唐人的摹本就算是比较接近真迹的,尤其是以双钩廓填法制作的,基本就当作原本看待,也是稀世之宝。在辽宁省博物馆中,就保留了异常珍贵的唐人摹本《姨母帖》:

十一月十三日,羲之顿首、顿首。顷遘姨母哀,哀痛摧剥,情不自胜。奈何、奈何!因反惨塞,不次。王羲之顿首、顿首。

这幅作品虽然是行楷,但还保留着隶书遗意,并不能算王羲之的代表作。尽管如此,这幅看似“过渡型”的书体,对研究王羲之乃至东晋书法风格转变,仍然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内容并不复杂,是哀叹姨母的去世,那么,王羲之的姨母到底是谁呢?

实际上,王羲之有两个姨母,一个是王导的妻子,一个是书法家卫夫人。根据王羲之的生活经历判断,大部分考古专家认为此处的姨母应该指的是卫夫人。

卫夫人是汝阴太守李矩之妻,根据唐人张怀瑾记载,羲之一直称卫夫人为姨母。而且,卫夫人还是王羲之书法上的老师。

王羲之在很小的时候,就对书法艺术非常着迷。他曾经在父亲王旷不注意的时候,偷看前人的书法论著。王旷当时很不解:“你怎么偷看我的秘诀?”王羲之笑而不语。他的母亲这温和地说:“你是在看笔法?”王旷这才恍然大悟,告诉王羲之:“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我再亲自传授给你。”

此时,王羲之却向父亲拜请:“现在传授给我吧,免得我在长大的过程中,被别人带入了歧途。”王旷非常高兴,从其所请。也幸亏如此,不然王旷后来作战过程中失踪,生死不明,王羲之那时候才八岁,有可能耽误了学习书法的大好时机。

王羲之与卫夫人的缘分,也几乎是在此同时。她在偶然之间看到王羲之的字迹,十分惊讶,连称其有老成之智。而且,卫夫人还痛哭流涕地说:

此子必蔽吾名!

卫夫人的哭泣,绝对不是真的因为看到王羲之前景不可限量,担心自己会因此默默无闻,而是以伯乐的眼光发现千里马的喜悦泪水。此后,王羲之跟随卫夫人学习书法,留下了包括“墨池”在内的著名典故。

卫夫人本人也确实是一个优秀的书法家,她师从钟繇,最善于楷书,钟繇的书法又出自蔡邕一脉。而且,卫夫人还是北派之祖卫瓘侄女、卫桓从的妹妹。宋人陈思在《书小史》中引用唐人的评价:

如插花少女,低昂美容;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红莲映水,碧海浮霞

这样的老师,教授王羲之自然是合格的。更何况卫夫人本人的理论水平相当高,据说书论《笔阵图》就是她所作。毫无疑问,王羲之能够迅速成长,除去家学渊源深厚,本人勤奋努力之外,卫夫人的悉心教导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她的儿子李充,也是一位知名书法家。在王羲之的第七个儿子王献之学习书法时,已经70岁的卫夫人还亲自书写了《大雅吟》送给这个孩子临摹学习

然而,王羲之在年轻时学习卫夫人的作品时,将自己的姨母奉为名师。后来随着眼力的提高,却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在《题卫夫人笔阵图后》中,王羲之毫不客气地写道:

予少学卫夫人书,将谓大能;及渡江北游名山,见李斯、曹喜等书,又之许下,见钟繇、梁鹄书,又之洛下,见蔡邕《石经》三体书,又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焉。

在这里,王羲之相当直白地表示,年轻时以为卫夫人是大家,等到游历名山大川,见过李斯、曹喜、钟繇、梁鹄、蔡邕、张昶等人的作品后,才知道跟着卫夫人学习书法,实在是浪费时间!

“徒费年月耳”确实比较刺耳,晋人洒脱,自然直率,但说这句话实在太令人伤心了。从艺术角度上来说,王羲之晚年已经大成,水平自然比卫夫人高出一大截,就是他列举的名家,水平确实在卫夫人之上。然而,王羲之却忘记了,饭是一口口吃出来,吃了六个烧饼之后肚子饱了,难道就后悔前五个白吃了?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