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从刘亦菲到宋茜,“金鹰女神”变化史

时间:2020-10-17 来源:娱乐硬糖 栏目:时尚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你说怎么办,是爱情让人心悸。”2006年,刘亦菲当选首位金鹰女神,还在开幕式晚会上唱了新专辑的主打歌《心悸》。

木兰热力四射的表演,一改高冷神仙姐姐形象,着实给了观众“心悸”之感。14年后,韩团归国的宋茜在第30届金鹰节当选第8位金鹰女神,较之曾经试图发展唱跳事业的亦菲,“女神”倒是更能歌善舞了。

金鹰女神据说有三项评选条件:近两年电视剧领域异军突起,形象青春靓丽,人气极高的新生代女星。1987年的宋茜,剧集代表作是《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和《下一站是幸福》,算是近两年甜宠领域的小爆款。另有大扑街作品《幻城》《上古情歌》,已是前两年的事,咱们假装忘掉。

展开剩余88%

但如此一来,算不算“异军突起”“人气极高”,便众口难调。群众直呼太水,粉丝高喊值得。从上一届的迪丽热巴拿金鹰大满贯开始,传统电视奖项的权威性与严肃性都在“吐槽水分”的质疑中消解。当观众用诧异的眼神惊叹颜值型“小花”击败了传统意义上的演技咖,呈现出了一种新的文化秩序景观。

从刘亦菲到宋茜,金鹰女神的演化折射得是市场审美的流变:2006—2010年,是第一阶段的“小妞时代”;2012—2016年,是第二阶段的“大花绽放”;2018以降,则是饱受诟病的“流量水奖”。

谁能当“金鹰女神”?

2018年的第29届金鹰节,迪丽热巴凭借《漂亮的李慧珍》获得金鹰女神、最具人气演员奖、观众喜爱的女演员三项荣誉。结果却导致该剧豆瓣评分暴跌,热巴也被群众嘲了两年的“水后”。

而本届金鹰礼服曝光后,更是被调侃谭松韵连夜逃走,宋茜直接内定。肩领是战士风格,下摆也是箭羽,胸部的造型凹凸有致,再加上永恒的“亮瞎色系”,九天玄女来穿也是社会性死亡。

金鹰奖大概是和“金”字有仇,每一届的女神礼服色不是土豪金就是香槟银。狗尾续貂的奇怪裙带,配上金鹰腾飞的手势,活像《聊斋》里刚出水的蚌精。王珞丹的造型,当时加了两对蝴蝶翅膀,现场秒变马栏山维密秀。李小璐腰以下全是金带褶皱,外加一对质感不佳的金手套,领完奖就能去楼盘剪彩。

说好的女神,其实就是“商场开业走穴师+奖项真人吉祥物”的一箭双雕。如果金鹰女神齐去再就业,萧亚轩的市场都要缩水。“土俗炫”的礼服,对现代剧女主王珞丹、李小璐太吃亏,也就刘亦菲、赵丽颖这种古装多的勉力强撑。

不过历届金鹰女神里,同一届内拿下视后的其实仅有迪丽热巴一位。赵丽颖是2014年的金鹰女神,拿下视后则是2016年。金鹰女神不但不与视后挂钩,而且还是大概率脱靶的,群众把女神和视后捆绑,可能真的是一种曼德拉效应。

战袍都穿了,不拿奖好像挺说不过去。很多时候,这种来自观众的自我表达,极其容易被认为是一种关乎全体的想象。在对宋茜的质疑中,当一方列举出众多表演场景以嘲讽演技时,即使来自粉丝的强力反证也显得底气略有不足。

比如时常被拿来鞭尸的《美丽的秘密》里的电梯惊魂,宋茜活生生地把一个幽闭恐惧症演成了行走的表情包;《茧镇奇缘》里的吃泡面,和《深夜食堂》的吴昕可以一战。

粉丝说看人要带着发展的目光,可从《美丽的秘密》到《下一站是幸福》,宋茜的演技也不过是从负数升到及格线,真有到吊打谭松韵的程度吗?但仅就人气而论,爱豆出身的宋茜胜谭松韵,似乎又很顺理成章。

尴尬的地方在于,热巴扫奖在舆论演化中,成为了一系列的符号,经由编码制造出意义,供给更多的人观看解读。在意义生产和消费的同时,也在消解意义本身。

那些因为不满热巴而给没看过的《漂亮的李慧珍》打分的人们,未必不是这场符号狂欢里被摆布的盲众。金鹰女神也就是图个人气彩头,支持者和反对者却又很难不对“吉祥物”寄予更多态度。

大花与小妞

2016年赵丽颖凭借《花千骨》拿下第28届金鹰奖视后,可视为对85花荧幕多年苦熬的正式加冕。从2006年的《雅虎搜星》算起,刚好是赵丽颖入行十年。百炼成钢,是曾经80花和85花们成长的必经之路。

从《新还珠格格》中清纯可人的晴儿,再到《陆贞传奇》里的一代女相,以及《杉杉来了》里古灵精怪的吃货,塑造了众多角色的赵丽颖仍然要被消费农村出身。当年的赵丽颖也很苦恼:“不明白他人为何把出身当作衡量一个人的标准。”

赵丽颖和前一届的金鹰女神刘诗诗,后一届的唐嫣,一起组成了85花在金鹰节的“大花时代”。虽然85花当年一直活在海清、姚晨、孙俪等视后的阴影下,被批演技模式化且角色类型固定。但现在倒回去看,三位85花都是有代表作傍身的。

刘诗诗是2011年的《步步惊心》,赵丽颖是2015年的《花千骨》,唐嫣是2016年的《锦绣未央》。但这种模式到了唐嫣那一届,已经有了强弩之末不穿鲁缟的乏力感。既是古装剧的类型疲劳,也是大花们“争当大女主”的路径失灵。从若曦到未央,怎么江山就围着美人一直转,是《盗梦空间》的陀螺吗?

而如果把视线移回2006-2010年,从刘亦菲到李小璐再到王珞丹,金鹰女神又是一水儿的小妞天下。19岁当选的刘亦菲,至今依然是八位女神里的低龄纪录。以当年《仙剑奇侠传》的灵儿和《神雕侠侣》的小龙女,甚至更早的《金粉世家》的白秀珠来看,那时的天仙是当之无愧的小妞代言人。

首届金鹰女神,并没有今天那么多口水战。刘亦菲仅仅是被金鹰节主办方相中,就幸运地坐上女神之位。既无细则,也无民选。但主办方显然是吃到了“女神”的甜头,这一真人吉祥物方案便被沿用至今,仍是群众津津乐道的话题。

李小璐靠2007年的《奋斗》,王珞丹靠2010年的《杜拉拉升职记》拿下金鹰女神。李小璐之前的《都是天使惹的祸》,王珞丹之前的《我的青春谁做主》都是走的小妞人设。与金鹰女神青睐小妞相伴的,是当时国产青春剧的大行其道。

女神气质与作品类型,就像时尚的轮回。从上一届迪丽热巴的《漂亮的李慧珍》到这一届宋茜的《下一站是幸福》,古装女主蝉联了三届的女神宝座又还给了现代剧。只不过时移世易,观众已不倾心小妞,转头看向了李慧珍和贺繁星这样的熟龄。

金鹰女神的内涵和意蕴,多半来自女演员的自身魅力。小妞当道,她就是年轻化的。古装大花霸屏,她就是古典优雅的。现代熟女继位,算不算在某种程度上破除了女性的年龄偏见?

回望启示

1983年,《大众电视》杂志社发起创办了“大众电视金鹰奖”。纪录了中国电视剧近40年风云际会的金鹰奖,早已成为错综复杂的文化症候和媒介发展的一面镜子。

10月15日,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组委会发布声明:“严格制止刷票等一切不正当投票行为”。刷票的票已清,嘲水的水已挤。观众喜爱的女演员提名名单,宋茜从10月9日19点的第一名918851票,掉到10月14日19点的第三名379571票。赵丽颖从第二升到第一,谭松韵从第三升到第二。

观众喜爱的男演员提名名单,入围六人排名均无变动。第一名王一博从3329449票缩至2589777票,第五名张若昀从217138票缩至137509票。一面是路人盛赞“清票”的义举,一面是粉丝炫耀“断层”的战绩。

“得票断层”一词,也算粉丝文化的互联网春典了。拿了第一还不够,还要和第二名拉开票数差距。宋茜粉丝此前吹嘘“断层第一”,王一博粉丝也造出了“百万票断层”的说法。前两年流量提名的时候,不都是“提名即肯定”式的谦虚吗,现在这么争强好胜了?

放在高中语境里,这就是年级第一和第二,拉开了50分的“分数断层”。约翰·菲斯克认为:“日常生活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斗争,而粉丝对某一文本的沉迷,是用来抵抗中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战术。”

这种理论恰好说明了,为什么仅仅是吉祥物一样的金鹰女神,粉丝们也撕得如火如荼。建议金鹰奖关注性别平等,造一个“金鹰男神”来丰富粉丝们的集体生活。粉丝在斗争中获得身份认同,奖项也得到了更多的先期热度,岂不美哉!

站在经典审美的立场,我们当然可以批评粉丝推波助澜的评奖结果,拉低了这届金鹰奖的艺术含量。但从粉丝的角度,他们或许会为这一次成功的团建而深感集体荣誉。他们原本的认同就并非是艺术维度,而是形塑偶像。

传播学先驱李普曼指出:“我们每个人都从习惯、偏好、能力、心理舒适度、内心期待等角度,实现对于外部世界的某一部分的充分适应。”当日渐多的传统奖项被流量摘取,那些不适应的“沉默的大多数”自身的文化身份又如何得以确认呢?

最应该群嘲的,或许还是奖项的组织者。是他们亲手用不完善的评奖机制,让底蕴深厚的奖项变得轻浮,成为简单粗暴的流量勋章。想要破圈和年轻化,不能全部以粉丝需求为导向,忽略与大众的共鸣。

同时,身处流量旋涡的明星们,也应该对这种结果避之不及。如果宋茜接过迪丽热巴的“水后”骂名,王一博重步李易峰的后尘,粉丝的热忱倒有“爱子如杀子”的嫌疑了。

关键词 : 金鹰 女神 亦菲 变化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