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投胎的艺术:“官二代”的起薪更高吗?

时间:2020-10-16 来源:澎湃新闻 栏目:教育

摘要:基于李宏彬等(2012)的研究[1],本文首先分析了“官二代”与“非官二代”两个群体的个人特征与家庭特征,其次对比了两个群体的职业方向选择,然后介绍了“官二代”获得工资溢价的的可能影响机制。本文有助于认识和理解父母的政治资本对子女在劳动力市场上薪资的可能影响和影响机制。

今年五四青年节某站宣传短片《后浪》收获好评如潮,引起大家(的父母)纷纷转载,却在韭菜圈掀起千层浪,简称“韭浪”。一时间网络风潮,“后浪”一词已经难以分辨是褒义还是贬义。

站在完全理性客观的立场,“韭浪”和“后浪”是不是都有相同光明的未来?父母的政治资本会提高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的表现吗?本文在李宏彬等(2012)的研究基础上,对“官二代”与“非官二代”的个人特征、家庭特征进行分析,并进一步探讨“官二代”身份是否帮助其在就业市场上获得工资溢价。

一、 个人特征与家庭特征

01 高考成绩

根据李宏彬等人的统计,“非官二代”理科生比例为74%,“官二代”理科生比例为70.3%,且二者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有显著差异,也就是说,相对而言“非官二代”群体里平均更喜欢理科。

展开剩余88%

下图展示了两个群体标准化后的高考成绩,标准化公式如下:[(学生分数-平均分)/标准差]。根据t检验结果,“官二代”群体拥有更高的语文成绩,但理/文综更差。虽然“官二代”高考总分、数学成绩和英语成绩更高,但没有统计上的显著差异。

数据来源:李宏彬,孟岭生,施新政,吴斌珍.父母的政治资本如何影响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表现?——基于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的经验研究[J].经济学(季刊),2012,11(03):1011-1026

02 大学表现

根据李宏彬等人的统计,在学分积方面,来自普通家庭的学生学分积(0.450)比“官二代”(0.398)更高;在大学英语等级考试方面,“官二代”群体大学英语等级考试均分为473.6,显著高于“非官二代”的454.9。

下图展示了两类群体在大学选择从事的主要活动。可以看到,“官二代”热衷于担任学生干部;“非官二代”更倾向于参加兼职与实习。在技能等级证书和党员方面,两个群体并没有明显差别。

数据来源:李宏彬,孟岭生,施新政,吴斌珍.父母的政治资本如何影响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表现?——基于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的经验研究[J].经济学(季刊),2012,11(03):1011-1026

03 父母特征

父母户口方面,如下图所示,“官二代”的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是城镇户口的比例为95.9%,而“非官二代”父母这一比例仅为38%。

数据来源:李宏彬,孟岭生,施新政,吴斌珍.父母的政治资本如何影响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表现?——基于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的经验研究[J].经济学(季刊),2012,11(03):1011-1026

注:父母城镇户口是指父母中至少一人是城镇户口。数据来源:李宏彬,孟岭生,施新政,吴斌珍.父母的政治资本如何影响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表现?——基于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的经验研究[J].经济学(季刊),2012,11(03):1011-1026.

父母学历方面,59%的“官二代”父母至少有一人是大专学历以上,而“非官二代”群体该比例仅为8.4%,不足前者的1/7。由此可见,“官二代”父母受教育程度更高。

父母收入方面,“官二代”群体父母年收入均值为7.69万,而“非官二代”群体父母年收入均值为3.51万元,前者是后者的两倍有余。另外,根据国家统计局披露,2010年我国城镇家庭人均收入2.1万元,农村家庭人均收入0.59万元[2]。

注:父母大专及以上学历是指父母中至少一人学历大专及以上。

数据来源:李宏彬,孟岭生,施新政,吴斌珍.父母的政治资本如何影响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表现?——基于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的经验研究[J].经济学(季刊),2012,11(03):1011-1026

二、 就业方向选择

下图展示了两个群体就业行业上的分布。相比之下,“官二代”群体更倾向于选择金融(15.49%)、党政机关、群众组织、社会团体、国际组织等行业,而“非官二代”群体更倾向于选择采矿/制造/建筑业(28.09%)与医疗卫生行业。

数据来源:李宏彬,孟岭生,施新政,吴斌珍.父母的政治资本如何影响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表现?——基于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的经验研究[J].经济学(季刊),2012,11(03):1011-1026.

在金融行业将人脉变现,或者通过“老子英雄儿好汉”的途径从政,是充分发挥父母政治资源优势的较好方法,这种现象在当今也屡见不鲜。

近年,温州市区委组织部、人事劳动局、监察局联合发文招录公务员,红头文件的名字很坦率——《关于考录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子女的补充规定》。文件明确提出,“高校在读的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子女可列为这次报考对象”。最终,55名“官二代”中有22人录用,“几乎囊括了当地政府主要的职能部门”[3]。

三、 有趣的影响机制

李宏彬等(2012)的研究结果显示,“官二代”学生起薪比“非官二代”学生平均高13%。针对这一工资溢价,他们从院校选择和大学期间的人力资本积累两方面作机制研究。

01 院校选择

院校选择方面,出生官员家庭的“官二代”考生院校选择、和学校的关系、填志愿的风险承受能力、家庭经济能力方面更具优势,因此他们很可能因为上了更好的学校而具有工资溢价。

但从下面的实证结果可知,“官二代”的工资溢价并不能被父母收入、受教育水平、户口所解释,甚至在控制父母的特征尤其是父母收入时,这种工资溢价甚至更强了。

02 大学期间的人力资本积累

大学期间人力资本方面,“官二代”很可能因为英语等级考试、技能证书、学生会干部经历等方面积累了更多人力资本,进而帮助他们提高未来就业的竞争力。

而回归结果显示,高考总分、大学成绩、大学质量(985或普通院校)也不能解释“官二代”工资的溢价。究其根本,也许“官二代”工资的溢价只能被“官二代”本身的身份所解释。

四、 所谓的结论

父母提供的优渥环境、大学质量、大学期间的人力资本并不能解释“官二代”身份所带来的工资溢价。

文章也尝试利用高考分数作为学生能力的代理,去分析是不是“官爸爸”、“官妈妈”的能力禀赋遗传给子女使得其更具竞争力,结果显示“官二代”能力平均更强,但是还是没能解释“官二代”身份所带来的工资溢价。

李宏彬等(2012)认为,这种工资溢价就是“官二代”身份本身在大学生劳动力市场的回报。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接受的答案,甚至带有一丝宿命论的悲凉。

当然这里要避免几个误区。首先,文章样本全部来自大学生,因此研究结论不能想当然的推广到所有“官二代”总体;其次,从实证结果也可以看出,父母收入等变量也会对子女初入职场的薪资有显著正向影响,只是这些变量并不能帮助解释“官二代”身份给大学生们带来的工资溢价;最后,出于数据限制,也可能存在一些不可观测的人力资本因素可能与“官二代”身份相关。

近年来,网络上确实有很多关于中国“官二代”享受社会、经济等方面特权的讨论,但毋庸置疑的是大多数人都倾向于认为“官二代”是能够获得工资溢价的。虽然李宏彬等人的研究并未能找到这种溢价的影响机制,但至少提供了很多的思路以及对现有影响因素的讨论与解释。

就像薛定谔的猫一样,黑箱里究竟还有哪些影响机制还有待研究。站在箱子面前的我们只能期望,打开箱子后,里面仍然充满了生机与尊严。

参考资料:

[1] 《父母的政治资本如何影响大学生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表现?——基于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的经验研究》,李宏彬、孟岭生、施新政、吴斌珍,经济学(季刊);

[2] 《王萍萍:2010年城乡居民收入稳定增长》,国家统计局http://www.stats.gov.cn/ztjc/ztfx/grdd/201103/t20110301_59083.html

[3] 《“官二代”引起民众普遍猜疑背后是黑幕多》,搜狐评论http://star.news.sohu.com/20100315/n270822342.shtml

设计 | 涂钰坤、YaJie

文章 | 张子豪、YaJie

编辑 | 璇璇璇璇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Giao数据" 转载请到微信公众号后台或文章末尾留言处联系原作者!

关键词 : 更高 投胎 起薪 艺术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