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口述 |海上113天,疫情期间的特殊漂流记

时间:2020-10-16 来源:澎湃新闻 栏目:旅游

疫情期间,许多游客由于国际航路中断,被迫滞留当地,有的甚至至今尚未归国,被称为“疫情难民”。但Levy的情况有点特殊。困住他的地方,不是哪个旅游胜地,而是大海上的一条孤独的帆船。

3月8日,在疫情的窗口期,22岁的 Levy(个人公众号“新安流浪记”)从国内出发,前往非洲,加入正在驾驶帆船环球航行的抖音大V“韩船长”,和他的帆船“大白号”,准备开始一场为期八天的穿越红海之旅。

没料到,由于海外疫情的爆发,风云突变,这场原本打算八天就完成的航海之旅,最终变成113天。从3月19日抵达埃及开始,到7月18日他从迪拜回国,从红海到亚丁湾,他完成了一次有惊无险的特殊“漂流记”。

Levy在掌舵 本文图均为 受访者提供

以下为Levy的口述。

旅行的开始

整个2019年,我可以说过得特别失败,一系列不顺甚至让我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得了抑郁症。直到今年年初,开始陆续拿到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的心情才逐渐好转,想要出去走走。

展开剩余91%

但当时正逢疫情,只能呆在家里,春节时,我在百无聊赖中下载了抖音,第一条刷到的便是账号“韩船长漂流记”的一段视频,视频中,韩船长刚刚驾驶帆船到了挪威,和当地渔民分享他们捕获的帝王蟹。我一下子来了兴趣,觉得这就是我想要过的生活,自由,洒脱。于是马上就关注了他,还进了他的粉丝群。

传奇的韩船长

其实我和船有不解之缘。我家是做船舶货运生意的,船像是我的另一个家。我父亲在长江边的好几个城市都工作过,比如江西九江、湖北恩施,所以我对水上生活既熟悉,又向往。加入了韩船长的粉丝群不久,正好碰上他开始招募一位粉丝和他共同完成八天的红海帆船航行。我很符合他的条件:会摄影、会说英语、不晕船、干活还可以搭把手,于是便去报名,很快被选中。3月8日,揣着好不容易说服的母亲借的三万块钱,我登上了旅途。

充满意外和风险的红海之旅

我的行程是从南京飞深圳,坐船去香港机场,当时想要去香港机场,只有这一条路径。3月9日,我经迪拜中转,飞往埃塞俄比亚。

在埃塞俄比亚玩了几天之后,3月19日凌晨,我终于到了埃及,还在机场吃了一顿汉堡王充饥。当时,埃及20号就要封国,我们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去当地的大超市采购了物资,当天下午就在迦里卜港(Port Ghalib)上了船。

没想到这一上船,就等了十天。原计划是当天起航,但因为红海是南北向的,我们需要等到刮北风,才能起航,这样浪也会少一点。可以节省一些动力的损耗。

等待期间百无聊赖,除了上网,我就是去港口的其他船上“串门”。港口停着许多船:法国船、英国船、德国船、俄罗斯船、波兰船……我也交了不少朋友,之后的旅程中,还得到了他们的帮助。

船在海上

不出海,你永远都不知道一帆风顺是什么意义。十天后,我们终于起航了。船长负责开船和做饭,晚上,他和我轮流值班。我们在船上的补给够用到终点吉布提,水箱的水,如果省着用,一到两天洗一次澡,可以撑10到15天,我们还买了很多十升的矿泉水。为了省水,洗碗有时打海水洗,最后用淡水冲一下。

出发一连四天后,我们连一条船,哪怕是渔船都没遇到过。快到苏丹港时,我们找了个暗礁,停了进去。船长飞了无人机,他之前在毛里求斯开酒店,有在开放水域捕猎的许可。他用渔枪捕了一条东星斑,做了顿大餐。

船长和他的渔枪

在埃及时,船长没完全下载好风向图,我们还需要去港口丢垃圾(其实完全可以丢在海里,但船长不想这么做,他完全按照规则来。他说,我不想丢中国人的脸),在锚地呆了两天后,我们继续向苏丹港进发。

我们去苏丹港,算是硬闯,按理说需要许可,但当时因为疫情,一切都乱套了,也没什么人管我们。不过我们也不敢进港,就绕着港口转来转去蹭网。船长下了风图,花了2美元小费给岸上的小工,让他们帮我们丢垃圾,就离开了。

下一站是厄尔特尼亚,这是个岛国。我在埃及遇到的一个美国水手说过那里有一个港口,叫Port Smith,是一座小小的岛,岛上有灯塔和房子,很不错,可以上岸,还可以探险,我听了以后很兴奋。

我们在那里停了一个晚上,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海上警卫队找来,限我们十分钟内离开。计划就这么泡了汤。

再往下走,便是吉布提了。

船长还负责做饭

在路上我们一直和中国驻吉布提大使馆联系,想知道当地是否允许停靠,是否可以补给。不过大使馆给我们的回复都是不建议前来,说当地疫情案例正在上升。

快到吉布提时,我们遇见了一艘美国帆船,船上除了两个美国船员外,还有一位来自东北的女士,我叫她卢姐。2月,她被困在了泰国,在那里认识了这条船的船长,便跟船去了马尔代夫,然而当时马尔代夫已经禁止中国护照入境,于是这条船又去了当时尚允许中国人入境的吉布提。

卢姐告诉我们,可以直接去港口试着入境。路上,我们遇上了吉布提的海上警卫队,他们告诉我们吉布提已经全面封闭,要求我们回埃及。我们回答说,船需要修理维护,水也快没了,需要补给,此外,我们就停在港口,不会上岸。

没想到他们也开始卖惨,说在吉布提当公务员,收入低,工作很辛苦。我们便拿了些煎鸡蛋和青口给他们吃,后来他们竟然自己走了,不再管我们。

于是我们在距离吉布提还有半小时航程的小岛停留了一晚,第二天进了港口,又呆了七天。

与我们的船同行的海豚

本来我的计划就是从吉布提上岸,机票也是订的从吉布提飞埃塞俄比亚,再从那里回国。我当时已经完全不想再往下走了,觉得已经够了。但是吉布提已经封国,没有航班可以走,也不允许我上岸。我真的有些崩溃,向妈妈哭诉,怕自己回不去了。

此时我们还有一个选择是横跨亚丁湾,但我当时不敢,觉得那是找死,连韩船长也没有百分百把握。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当时船上的生活还不错,和我们一起停靠的,还有一艘美国船和波兰船,我们便蹭吃蹭喝。在当地的代理也按时送补给上来,算是过得比较安定。

吃一份自己做的水煮鱼

到了4月21日,我们确定还是不能上岸,只能开始准备横跨亚丁湾。船长确定方向,我便试着在社交媒体上把自己定位在亚丁湾沿岸的迪拜、阿曼等地,找当地的华人站和大V,寻求一些帮助。我找到了一些华人协会的会长,以及在大使馆做志愿者的姐姐,他们都很愿意帮忙。

到了4月23日,我们必须要出发了,否则亚丁湾的风向要变,刮起大逆风,我们就走不了了。

十天十夜亚丁湾,遇上了中国护航编队

我们在吉布提便规划好,在亚丁湾要去看中国军舰。在网上,你可以查到中国护航编队的护航时间,以及集合点的坐标。需要护航的船只,需要事先查好这些信息,在那之前到达集合点,到时间了,便有军舰前来护航。

不仅仅是商船,我们这艘小小帆船也可能是海盗的目标,我们在埃及遇到的一艘美国帆船的兄弟船便被海盗洗劫过。而且现在大船都改造过,有铁丝网等防御措施,不太容易登船,所以海盗更会转而攻击一些小船。

不过担心没用,我当时想,反正抢钱不抢人,我也做好了准备。选择出发的那一刻,我便已经破釜沉舟。

路上遇见的货船

前三天,“大白号”走得很慢,航行时间一天八小时,但因为逆风,我们要按照W形状的路线走,即要先按照正常方向往索马里开,再往也门开,如此往复,一天只能走10到15海里。

到了4月27日早晨,我们突然在对讲机里听到中国商船在喊:“中国海军中国海军,这里是中国商船xxx,我们已经在集合点会合。”

我们特别激动,知道是有中国海军了,紧接着在望远镜里也看到了中国军舰的身影,于是也拿起对讲机说:“中国海军中国海军,这里是中国帆船大白号,我们在你们的右后方。”

过了半小时后,中国军舰回复了:“帆船你好,我们是中国海军xxx,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当时我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我猜,韩船长也流泪了,但他不肯承认。

远远的军舰

5月3日凌晨,我们终于到了阿曼。当时的计划是在阿曼补给完后,跨印度洋,从斯里兰卡到印尼、泰国,八月回到海南。我们当时算是黑在海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签证,想要上岸回国,也没有办法,便想了这样一招。

我给在埃及认识的一对英国夫妇发了邮件,告诉他们我们的计划,很快得到邮件回复,邮件中说印度洋要迎来季风季节,非常不适合航行。

还好有了他们的提醒,船长也多方求证,最后取消了跨印度洋的计划。我们想尝试在阿曼入境,于是把船停在阿曼海上一处海龟自然保护区,靠当地善良的渔民给了我们一些补给。终于可以每天洗澡,睡个好觉了。

大使馆帮我们给阿曼有关方面发了文件,请求允许我们补给。而阿曼的海上警卫队也天天找我们。他们对我们很友好,由于我们的船是帆船,警卫队的大巡逻艇靠近我们时,船身就会剧烈晃动,于是他们特意开了一艘小艇前来,检查完毕后又回去拿了水和一些椰枣给我们补给。

我特别感动,可以说,我们一路被人“赶着”到吉布提的,在苏丹,海上警卫队甚至拿着冲锋枪对着我们,赶我们走,这是我此行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友好的态度。

爬在桅杆上的船长

后来,我们去了一个叫苏尔的港湾,那里很漂亮,于是又呆了15天。好在我们终于拿到了阿曼外交部的文件,表示不拒绝我们的船在阿曼补给,于是我们终于出发,往首都开,看那里有没有大的码头,可以让我们停靠。我们也没什么要求,只要补水补电就行。

在阿曼的一处国家公园停靠,太美了

中途,我们的帆船在一个渔港码头停了一会,我还趁机上岸走了走,上岸后的感觉真好。

113天后,终于踏上陆地

6月1号,我们得知迪拜有泊位了,船长对我说,想上岸回国,只能去迪拜。那天我们停在阿曼的一个国家公园,过一夜,之后就往迪拜进发。6月6日晚上到了迪拜,便在船上开始了隔离生活,隔离了16天。就在那里,我完成了康奈尔大学的面试。

结束隔离后,我们终于进港,不过因为没有签证,我们还不能上岸,便又去隔壁的俄罗斯豪华游艇蹭吃蹭喝。到了7月1日,我们拿到了一个短期签证,每天9点到12点可以外出。后来还找当地代理做了一个加急的核酸检测,花了2900元。快拿到正式签证,可以上岸后,我又花70元一罐的高价买了4罐红牛,和韩船长一人喝了一罐,庆祝这段旅程终于结束。

上岸的感觉真好

接着,我在迪拜的酒店里住了几天。7月10日,我抢到了回国机票,7月17日,我从迪拜转机埃及回到国内。转机时,我特意从开罗机场的T1航站楼去了我刚来埃及时经过的T3航站楼,想再吃一次汉堡王。当我穿着防护服,带着口罩,在T3找了半个小时后,才发现这家汉堡王已经因为疫情倒闭了,桌椅乱七八糟,甚至已经结上蛛网,眼前景象让我感慨万千。

要说这次旅行有什么收获,我想先要感谢韩船长,我非常敬佩他。中国有许多游艇码头,但做环球航海的人很少。而他通过努力,改变外国人对我们的认知。我不止一次看到外国人称赞他,说不敢相信你们是中国人,不敢相信这是一艘挂着中国国旗的帆船。

中国国旗和船长

记得在船上时,他对我说,你现在觉得航海没什么,回去之后,你一定非常想念现在的生活。一点没错,我现在就非常想念船上的日子,哪怕再困在船上,我也愿意。而在经过了丧丧的一年后,这次充满了意外和不确定的旅行让我找到了久违的成功的感觉,也许我在这个阶段,就真的需要一趟这样的旅行吧,它重塑了我的自信。

(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jdl_2020@163.com)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