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周公召公分陕而治的历史意义

时间:2020-10-15 来源:说历史的女人 栏目:历史

西周王朝建立两年后,周武王劳病而逝,其子周成王年幼,周武王之弟周公旦和上卿召公奭辅政。当时,西周天下很不稳定,周公旦和召公奭二人决定分陕而治。

分陕的具体位置,在史籍《水经注》中记载为以陕城(陕陌)为界,而在史籍《括地志》中则记载为以陕塬为界。

这样,周公旦就可以把主要的精力用于防备殷商遗民的反叛,稳定东部新发展的领地;而召公奭的责任就是进一步开发黄河中游地区的农业生产,建立巩固的经济后方,为周王朝进一步开拓疆土解除后顾之忧。

当年周召二公商定,凿了一根高三米五的石柱栽于分界之处,称作“立柱为界”。据史籍《左传·隐公五年》记载:“自陕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陕而西者,召公主之”。

“周召分陕石柱”原立于陕塬(今河南陕县张汴塬),后移至陕州北城墙上,唐朝时期有人作铭于上,谓“周召分陕所立界石”。考验其字,属于唐朝武则天时期所勒。今名漫漶,字剥蚀脱落不可复识。民国二十一年(公元1932年)3月,“周召分陕石柱”北移至陕州民众教育馆。1957年因三门峡大坝蓄水,陕州城属淹没区,移至人民公园。1967年移至市图书馆。1977年移至文化宫。1981年移石于三门峡博物馆,当时石柱位于院子正中间。1988年移到车马坑塑像展厅门口的水池旁保护收藏。2005年7月20日,采用封闭式保护。

据历史学、考古学、地质学专家考证,“周召分陕石柱”是中国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最早一块界石。古籍所称“陕西”,即指今河南省陕县以西的地区。元、明两朝之后,陕西省之得名亦源于此。

周、召二人“分陕”后,派族中贵族前去管理,称为“分陕之重”。重:重任,即指朝廷委任守土的重臣,当时指周公、召公分陕而治,后泛指指朝廷对守土重臣的委任。

2

《史记》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卒,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哥咏之,作甘棠之诗。”

分陕而治后 ,周公主管军事,领兵平叛,远途东征,开疆辟地;召公则主内,处理朝政,行礼乐、施教化,卫戍皇室,处理讼诉,协调诸侯关系。

召公长驻镐京,辅佐成王,具体处理朝政。召公理政能体恤民情,勤政爱民,常深入基层察访,问政于阡陌之间,诀讼于甘棠树下,宁劳一身而不劳百姓。每每轻车简从,粗茶淡饭,拒绝官吏们的盛情款待。处理政务公道正派,为人和蔼可亲,百姓非常感动,特别敬仰,于是就编了首民歌,以抒胸怀,这首歌后来收到了中国第一部民歌总集《诗经》里,篇名为《召南·甘棠》,歌词是“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说。”

原诗的意思是:繁茂的甘棠树呀,不要剪伐它,召伯在这里住过。繁茂的甘棠树啊,不要弯折它,召伯在这里休息过。繁茂的甘棠树啊,不要毁坏它,这里是召伯教化百姓的场所。

这首歌由于表达了人民的心声,所以很快唱红了陕塬,传遍全国。而古陕就正是这首歌的原创地。

毛诗序:“《甘棠》,美召伯也。召伯之教,明于南国。” 《左传·襄公十四年》:“ 武子之德在民,如周人之思召公焉,爱其甘棠,况其子乎?””杜预 注:“召公奭听讼,舍於甘棠之下, 周人思之,不害其树,而作勿伐之诗,在《召南》。”

由此而有成语甘棠遗爱。甘棠,即棠梨;遗,留;爱,恩惠恩泽。旧时赞颂离去官员的政绩,或对离去之人怀念,常用此语。

召公清政爱民的思想影响广泛而深远,历代都有无数赞颂召公甘棠的诗歌。孔子也非常推崇召公,教育他的儿子伯鱼说:“做人一定要以召公为榜样”。又道:“我看见甘棠就像看见宗庙一样肃然起敬。” 唐太宗、唐玄宗、唐朝的大诗人杜甫、李商隐等等,都有热情的颂诗。

唐贞元9年(公元794年),德宗皇帝还到这里的召公祠举行过非常隆重的祭祀大典,《钦定全唐文》中载有贞元中官陕虢都防御判官崔教撰写的《召伯祠碑记》,详细记载了召公的功德和那次大典的盛况。

后来敬仰召公竟成了的时尚,连清代的慈禧太后也为“甘棠遗爱”亲笔题匾,以为自己脸上贴金。

近代和当代名人名士写的颂诗更多。目前,全国十七个省市都有纪念召公的景点。

3

召公之所以能留下甘棠遗爱的佳话,是与他突出的敬德保民思想分不开的。

夏朝尤其是商朝的灭亡,使得周人开始怀疑“天命”,意识到“德”和“民”的重要性,从而提出了“以德配天,敬德保民”的政治思想。这一思想不仅在当时起到了使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作用,而且对后世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召公虽然不是这一政治思想的最早提出者和唯一阐述者,但起码是这一政治思想的积极倡导者和身体力行者。

《尚书》中有两篇文章详实地记载着召公的“敬德保民”思想。一篇是《旅獒》,文中讲,武王克商后,许多小国都来进贡,其中有一名为“旅”的方国还进献了一只獒。召公于是就劝谏武王说:“呜呼!明王慎德,西夷咸宾。无有远迩,毕献方物,惟服食器用。王乃昭德之致于异姓之邦,无替厥服;分宝玉于伯叔之国,时庸展亲。人不易物,惟德其物!德盛不狎侮。狎侮君子,罔以尽人心;狎侮小人,罔以尽其力。不役耳目,百度惟贞。玩人丧德,玩物丧志。志以道宁,言以道接。不作无益害有益,功乃成;不贵异物贱用物,民乃足。犬马非其土性不畜,珍禽奇兽不育于国。不宝远物,则远人格;所宝惟贤,则迩人安。呜呼!夙夜罔或不勤,不矜细行,终累大德。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允迪兹,生民保厥居,惟乃世王。”

这段话的意思是:圣明的君主只要敬重德行,四周的国家就会前来归顺。无论远近,他们都给您贡献物产,但是这只是一些可供衣食器用的东西,所以一个贤明的君主不应该沉湎于犬马宝物之中,而应当把这些东西赐给异姓的国家,使他们不会荒废政事;赐给同姓的国家,以展示友爱之情。人们并不轻视那些物品,只以德意看待那些物品。轻易侮慢官员,就不能让他们对您尽心;轻易侮慢百姓,就不能让他们对您尽力。不被歌舞女色所役使,百事的处理就会适当。戏弄人就丧德,戏弄物就丧志。自己的意志,要依靠道来安定;别人的言论,要依靠道来接受。不做无益的事来妨害有益的事,事就能成;不重视珍奇物品,百姓的用物就能充足。犬马不是土生土长的不养,珍禽奇兽不收养于国。不宝爱远方的物品,远人就会来;所重的是贤才,近人就安了。啊!早晚不可有不勤的时候。一个圣明的君主应当随时随地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千万不要忽视一些细小的行为。因为良好的品德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这就好比筑起一座百尺高的山,土要一筐一筐地堆积。可是如果最后一筐土没有堆上去,这座百尺高的山也就没有完成,所以千万不能功亏一篑。真能做到这些,则人民就安其居,而周家就可以世代为王了。

《旅獒》虽然被看作是《伪古文尚书》中的一篇,但其文字或伪,其事则不一定就伪。对于了解周初及召公的思想来讲,此文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何况文中的“玩人丧德,玩物丧志”和“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等成语早就成为传统文化宝库中的珍珠了。

4

另一篇是《召诰》。其真实性世所公认。据《史记·周本纪》记载:周公代理政事七年还政于成王,成王派遣召公重新营建洛邑,随后周公也去了。经过视察和龟卜,周公认为洛邑是周王朝统治天下的适中地域。后来成王也到了,同意周公、召公的决定。于是召公率领各国诸侯拜见成王,并向成王分析了当时的情况,赞美成王居住洛邑治理天下的决定,又勉励成王施行德政,爱护百姓,发扬光大文王、武王开创的业绩。史官记录营建洛邑的过程和召公的诰词,名叫《召诰》。王国维说:“此篇乃召公之言,而史佚书之以诰天下,文、武、周公所以治天下之精义大法,胥在于此。”(《殷周制度论》)这是研究周初政治思想的重要文献。

召公的原话是:“呜呼!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兹大国殷之命。惟王受命,无疆惟休,亦无疆惟恤。呜呼!曷其奈何弗敬?天既遐终大邦殷之命,兹殷多先哲王在天,越厥后王后民,兹服厥命。厥终,智藏瘝在。夫知保抱携持厥妇子,以哀吁天,徂厥亡,出执。呜呼!天亦哀于四方民,其眷命用懋。王其疾敬德!相古先民有夏,天迪従子保,面稽天若;今时既坠厥命。今相有殷,天迪格保,面稽天若;今时既坠厥命。今冲子嗣,则无遗寿耇,曰其稽我古人之德,矧曰其有能稽谋自天?呜呼!有王虽小,元子哉。其丕能諴于小民。今休:王不敢后,用顾畏于民碞;王来绍上帝,自服于土中。旦曰:‘其作大邑,其自时配皇天,毖祀于上下,其自时中乂;王厥有成命治民。’今休。王先服殷御事,比介于我有周御事,节性惟日其迈。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德。我不可不监于有夏,亦不可不监于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历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我不敢知曰,有殷受天命,惟有历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坠厥命。今王嗣受厥命,我亦惟兹二国命,嗣若功。王乃初服。呜呼!若生子,罔不在厥初生,自贻哲命。今天其命哲,命吉凶,命历年;知今我初服,宅新邑。肆惟王其疾敬德?王其德之用,祈天永命。其惟王勿以小民淫用非彝,亦敢殄戮用乂民,若有功。其惟王位在德元,小民乃惟刑用于天下,越王显。上下勤恤,其曰我受天命,丕若有夏历年,式勿替有殷历年。欲王以小民受天永命。”

这段话的意思是:啊!皇天上帝改变了天下的元首,结束了大国殷的福命。大王接受了任命,美好无穷无尽,忧患也无穷无尽。啊!怎么能够不谨慎啊?上帝早就要结束大国殷的福命,这个殷国许多圣明的先王都在天上,因此殷商后来的君王和臣民,才能够享受着天命。到了纣王的末年,明智的人隐藏了,害民的人在位。人们只知护着、抱着、牵着、扶着他们的妻子儿女,悲哀地呼告上天,诅咒纣王灭亡,企图脱离困境。啊!上帝也哀怜四方的老百姓,祂眷顾百姓的命运因此更改殷命。大王要赶快认真施行德政呀!观察古时候的先民夏代,上帝教导顺从慈保,努力考求天意,现在已经丧失了王命。现在观察殷代,上帝教导顺从嘉保,努力考求天意,现在也已经丧失了王命。当今你这年轻人继承了王位,没有多馀的老成人,考求我们古代先王的德政,何况说有能考求无意的人呢?啊!王虽然年轻,却是元首啊!要特别能够和悦老百姓。现在可喜的是:王不敢迟缓营建洛邑,对殷民的艰难险阻常常顾念和畏惧;王来卜问上帝,打算亲自在洛邑治理他们。姬旦对我说:”要营建洛邑,要从这里以始祖后稷配天,谨慎祭祀天地,要从这个中心地方统治天下;王已经有定命治理人民了。’现在可喜的是:王重视使用殷商旧臣,并使他们亲近我们周王朝的治事官员,使他们和睦的感情一天天地增长。王重视造作新邑,不可以不重视行德。我们不可不鉴戒夏代,也不可不鉴戒殷代。我不敢知晓说,夏接受天命有长久时间;我也不敢知晓说,夏的国运不会延长。我只知道他们不重视行德,才过早失去了他们的福命。我不敢知晓说,殷接受天命有长久时间;我也不敢知晓说,殷的国运不会延长。我只知道他们不重视行德,才过早失去了他们的福命。现今大王继承了治理天下的大命,我们也该思考这两个国家的命运,继承他们的功业。王是初理政事。啊!好象教养小孩一样,没有不在开初教养时,就亲自传给他明哲的教导的。现今上帝该给予明哲,给予吉祥,给予永年;因为上帝知道我王初理国事时,就住到新邑来了。现在王该加快认真推行德政!王该用德政,向上帝祈求长久的福命。愿王不要让老百姓肆行非法的事,也不要用杀戮来治理老百姓,才会有功绩。愿王立于德臣之首,让老百姓效法施行于天下,发扬王的美德。君臣上下勤劳忧虑,也许可以说,我们接受的大命会象夏代那样久远,不止殷代那样久远,愿君王和臣民共同接受好上帝的永久大命。

在诰词中,召公征引夏、商两代因为不敬德而早早丧失天命的惨痛教训,明确宣称:“我不可不监于有夏,亦不可不监于有殷”,反复劝谏成王“疾敬德”、“王其德之用,祈天永命”。诰词把“敬德”、“保民”与“天命”联系在一起,具有明显的进步意义。文中表达的忧患意识十分强烈,感染力甚强。

5

如果说上面所说的《尚书》中的两篇文章更多突出了召公的“敬德”思想,那么《诗经》中的两首诗则更多地突出了召公思想中“保民”的一面。一首是《大雅·卷阿》。

《汲冢纪年》:“成王三十三年,游于卷阿,召康公从。”此诗所记,当即为此次出游。《毛诗序》说,此诗为“召康公戒成王也”。朱熹《诗集传》认为是“(召康)公从成王游歌于卷阿之上,因王之歌而作此以为戒”。

诗中有这样一段:“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蔼蔼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翻译过来就是:青天高高凤凰飞,百鸟纷纷紧相随,直上晴空迎朝晖。周王身边贤士萃,听您命令不辞累,爱护人民行无亏。这里的“媚于庶人”显然是“保民”的另一种说法。

另一首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甘棠》了。关于这首诗,《韩诗外传》中写道:“昔者周道之盛,邵伯在朝,有司请营邵以居。邵伯曰:‘嗟!以吾一身,而劳百姓,此非吾先君文王之志也。’于是,出而就蒸庶于阡陌陇亩之间,而听断焉。邵伯暴处远野,庐于树下,百姓大悦,耕桑者倍力以劝,于是岁大稔,民给家足。其后在位者骄奢,不恤元元,税赋繁数,百姓困乏,耕桑失时。于是诗人见召伯之所休息树下,美而歌之。《诗》曰:‘蔽茀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此之谓也。”

“嗟!以吾一身,而劳百姓,此非吾先君文王之志也。”这是一种何等的“保民”情怀啊,即使放在今天,不依然是掷地有金石之声吗!(文:高旷道)

关键词 : 周公 历史意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