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祖先与陆浑戎

时间:2020-08-30 来源:晋韩后裔 栏目:历史

一、《史记·楚世家》的记载

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後,复居火正,为祝融。

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其长一曰昆吾;二曰参胡;三曰彭祖;四曰会人;五曰曹姓;六曰季连,芈姓,楚其後也。昆吾氏,夏之时尝为侯伯,桀之时汤灭之。彭祖氏,殷之时尝为侯伯,殷之末世灭彭祖氏。季连生附沮,附沮生穴熊。其後中微,或在中国,或在蛮夷,弗能纪其世。

周文王之时,季连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蚤卒。其子曰熊丽。熊丽生熊狂,熊狂生熊绎。

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後嗣,而封熊绎於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楚子熊绎与鲁公伯禽、卫康叔子牟、晋侯燮、齐太公子吕伋俱事成王。

熊绎生熊艾,熊艾生熊[黑旦],熊[黑旦]生熊胜。熊胜以弟熊杨为後。熊杨生熊渠。

熊渠生子三人。当周夷王之时,王室微,诸侯或不朝,相伐。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乃兴兵伐庸、杨粤,至于鄂。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中子红为鄂王,少子执疵为越章王,皆在江上楚蛮之地。

展开剩余90%

及周厉王之时,暴虐,熊渠畏其伐楚,亦去其王。後为熊毋康,毋康蚤死。熊渠卒,子熊挚红立。挚红卒,其弟弑而代立,曰熊延。熊延生熊勇。

熊勇六年,而周人作乱,攻厉王,厉王出奔彘。熊勇十年,卒,弟熊严为後。熊严十年,卒。有子四人,长子伯霜,中子仲雪,次子叔堪,少子季徇。熊严卒,长子伯霜代立,是为熊霜。熊霜元年,周宣王初立。熊霜六年,卒,三弟争立。仲雪死;叔堪亡,避难於濮;而少弟季徇立,是为熊徇。熊徇十六年,郑桓公初封於郑。二十二年,熊徇卒,子熊咢立。熊卾九年,卒,子熊仪立,是为若敖。

若敖二十年,周幽王为犬戎所弑,周东徙,而秦襄公始列为诸侯。二十七年,若敖卒,子熊坎立,是为霄敖。霄敖六年,卒,子熊眴立,是为蚡冒。蚡冒十三年,晋始乱,以曲沃之故。蚡冒十七年,卒。蚡冒弟熊通弑冒子而代立,是为楚武王。

二、《楚居》简文

《楚居》简文一

三、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

据安徽大学黄德宽教授文章:从颛顼生老童至楚惠王白公起祸,清晰记载了楚先祖及熊丽以下至惠王时期各王终立更替和重大历史事件。

其中帝颛顼生老童,是为楚先,老童生重及黎、吴及回共四人,黎氏即祝融,有六子,其六子曰季连,是为荆人。穴熊生熊丽,穴熊终,熊丽立。与《楚世家》等传世文献比较,简本主要有6点不同:

一是老童即颛顼所生,不是称所生。二是黎氏即祝融,而不是重或吴、回。三是无陆终其人,生六子的是祝融黎,文献陆终当是祝融之误。四是季连就是穴熊,而且交待了穴熊得名之由。五是不存在附沮一世。六是穴熊生熊丽,期间并不存在世系的中断。

有关季连为穴熊的缘由:“融乃使人下请季连,求之弗得。见人在穴中,问之不言,以火[?]其穴,乃惧。告曰:熊。”使人告融,“融曰:是穴之熊也。乃遂名之曰穴熊。是为楚王。”

下面是我的新解读:

说穴熊生熊丽,其间没有世系中断或漏记之人,是说季连、穴熊、鬻熊为同一人。

我认为上段故事中的融即指祝融,该段故事是颂扬楚先人的禪让精神,类似于泰伯仲雍让位于季历,在祝融决定继承人的时候,故意躲入洞中以逃避继位。对于司马迁与黄德宽的说法,我再加上楚居有关内容,列出下表进行比较。

楚人世系比较

司马迁撰写《史记》非常严谨,后世出土的多种竹简能印证其准确性,他对于不确定的内容都有说明,或者在不同地方记录为不同说法。但是,我们也发现,司马迁之后出土的竹简内容比《史记》更详细更令人信服,比如司马迁笔下的尧舜禹譂让及周公辅政就过于美好,不如晋代汲冢《竹书纪年》真实。

上述文献的不同之处,不排除是人为断句或理解错误所致,比如“季连附沮”或许分指人与事,“附沮”二字应是说他迁居沮水。细看《史记·楚世家》这一部分的其它句子,人名后多述其事。如果我们明白酓同窨鬻通育,根据安徽大学所藏楚简,就知道多出的鬻熊穴熊,是指季连藏身在洞穴那事,原文可能是“季连鬻穴酓生丽”之类。同理,“陆终”二字或指陆浑国终结之年生季连。甚至不排除"吴回"也是纪年,是周王朝寻找到太伯仲雍后裔封国之年。如此,这就是楚国以事纪年的最早文献。总体来说,解读楚先人世系要注意:人名前是否以事纪年,人名后是否记其事,姓氏变化多是以居住地分宗。

称楚人为荆人,与熊丽(丽季)出生过程有关,巫医对其母施行了剖腹产,然后用荆条包裹。《世本》与《楚居》把剖腹产这事,分别记在陆终妻和季连妻身上,看来楚先人问题很早就有混乱之处。原文吴回如果是纪年,在此就是讲生丽季的事,这样就不矛盾了。

史记在季连之前列出了其他楚人分处多地,季连之父为祝融,季连侍周文王,应该也是担任祝融一类的职务。自季连起史载完整。

假设安徽大学所藏竹简及黄德宽解读无误,比较三种文献就可以大胆假设,司马迁看到的原始资料本意是:

季连迁于沮水流域,曾藏身于洞穴,因“答曰'熊'”才有鬻熊与穴熊的称呼。《楚居》把熊丽写作丽季,季应指排行,季连也是祝融诸子中最小的一位。酓丽、熊丽、丽季是同一个人,“季”可看作是人名后的标注。

楚简中的楚王姓氏都写作酓,传世文献都记作熊,是源出季连另两名。《国语·郑语》曰:”融之兴者,其在羋姓乎?羋姓越不足命也。蛮羋蛮矣,唯荆实有昭德,若周衰,其必兴矣。“这在郑桓公时期。《史记》也称季连、熊绎为芈姓,称羋越只可能始于熊渠少子执疵为越章王。

司马迁是把季连与鬻熊看作两代人的,他记载楚武王说“吾先鬻熊,为文师也”,最后仅说楚先人为文王师,说“鬻熊子事文王”这个“子”又不指熊丽,所以司马迁的意思应指季连以子爵身份侍奉周文王。今人说季连像儿子那样侍奉文王,这能是“文王师”吗?后人的这个说法肯定是胡说。

四、陆浑戎与楚人早期经历相似

结合《楚居》与《山海经·大荒南经》可知,季连出生地大隈山在伏牛山脉。我将黄德宽所说的楚先人世系没有陆终,解读为季连生于陆浑国终结之年。由此进一步佐证他们在商朝晚期都居住在洛南邻近地带。西周中期偏早,楚人已回归到大隈山。

陆浑戎大约在周初即迁到瓜州,晋惠公时期回迁故地。我原以为瓜州是指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唐朝改称瓜州,民国时为安西县),自从知道甘肃天水也有瓜州之后,就可以肯定是指天水瓜州。顾颉刚 《史林杂识》也提到瓜州,一说在今秦岭南北两坡。

秦穆公时期陆浑戎与秦邻近,而且实力较强,成了秦国扩张的障碍。秦与晋交易式地把陆浑戎迁到伊川一带,应该是以回归故土为理由的。天水一带迁入秦人、楚人、陆浑戎的细节有待厘清。史书一直称楚君为楚子,称陆浑族为戎人。

《左传》记载,平王东迁时,太史辛有路过伊川,发出不及百年此处将沦为戎地的感慨。这是说百年后陆浑戎将迁回到洛南。《左传》好预言,不少预言来自战国伪托,但也是史实。公元前649年,王子带联合戎人作乱,攻入王城焚东门,晋惠公联合秦国伐戎救周。此后与戎人讲和,十年后秦晋协商,将陆浑戎迁至伊川。

网上有人说,秦国有一阵子帮晋国东征西讨,地盘却全归晋国了,秦国一点好处也没捞到。了解以上情况就知道并非如此,秦让晋接受陆浑戎,被安排至晋与周之间是作出了牺牲的。秦国得到了西北陆浑戎的地盘,当然要为晋国付出。晋灭陆浑戎,史书称“周大获”,是指陆浑戎地盘回归周王室了。

《左传·襄公十四年》:将执戎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朝。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今诸侯之事我寡君不如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女之由。诘朝之事,尔无与焉!与,将执女。” (驹支)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毋是翦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肴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譬如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与晋踣之,戎何以不免?自是以来,晋之百役,与我诸戎相继于时,以从执政,犹肴志也,岂敢离逷,令官之师旅,无乃实有所阙,以携诸侯,而罪我诸戎。我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何恶之能为?不与于会,亦无瞢焉。”赋《青蝇》而退。宣子辞焉,使即事于会,成恺悌也。

既然陆浑戎迁去宝鸡西北护卫宗周,为什么“饮食衣服礼仪不与华同”?世人对此多有误解,是说留居伊川的陆浑戎同类成了山间野民,西北陆浑戎回归与他们合并后,文化、经济的总体状况被拉低了。看看陆浑王所作《诗经.青蝇》:“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 就知道西北陆浑戎与周人或华人文化并未隔绝,洛南的戎人参与了王子朝之乱。

再看看《诗经·殷武 》: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周穆王曾率楚子征徐,当时的徐人在黄河下游,此时的楚人迁居夷屯,活动在商洛一带。然而,《诗经·采芑》仍说“蠢尔蛮荆,大邦为仇。”

楚庄王“伐陆浑戎,遂至洛阳,观兵于周郊”,伐陆浑并未来真格的,只是不满他们受晋国驱使。陆浑戎在伊川与楚人仍然保持着良好关系,比如,周王大臣刘文公的属下苌弘(曾为孔子师)对其上司这样说:“陆浑氏甚睦于楚,必是故也。君其备之!”晋国使计灭了陆浑戎,其理由就是“数之以其贰于楚也”,是说陆浑戎在晋楚关系恶化时仍然两边讨好,这让周王晋国都不放心。

五、新解读可佐证楚先人迁徙路线

周人分封异姓诸侯,迁去的只是王族,同迁的还有被征服的他国遗民。对于跟商朝混的旧诸侯国,跟随的原国人只是一部分,剩下的要么被分给他国,要么成了野民。秦人楚人在夏商两朝都有较高地位,当时都居住在晚商都城附近,商末期的楚人、陆浑戎都在洛南。眼看着周人势力强大起来,楚先人季连一族迁去宝鸡邻近地带了,司马迁记载楚武王熊通说“吾先鬻熊,文王之师也“,感觉楚人有自己贴金之嫌。

现在只知道秦人在商末就到达甘肃天水,周成王时再迁商奄民给他们。根据上述分析,楚国季连迁到了沮水上游也算邻近宝鸡了,陆浑戎应该也是同期或稍后迁去的,名义上是为周人抵抗西戎,地位却很低,秦国也只是周的附庸。可想而知,好地盘都封给了姬姓人,这就是汉阳汉东诸姬。

《国语·鲁语上》云:"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 其子曰柱, 能殖百谷百蔬 。 " 《礼记·祭法》 称之曰"厉山氏" 。"妣列”之列或指列国,如此则是炎帝神农氏后裔,季连所迁在西汉水流域,与炎帝故里邻近。列烈厉相通这是古文界认可的,在湖北随州那是列山烈山厉山地名俱全,也传说是炎帝神农故里,应是西汉水的炎帝族跟随随国迁到随州带去的传说,这样所有疑难都可得到解释。今天的人们不要以为炎黄子孙很多,其实那时人口稀少,大多聚族而居,不会分布很广的。

楚人虽然自夸侍奉文王有功,到熊绎时才封有子男之田,周成王大会诸侯时只配缩酒守篝火。《楚居》说:“熊狂亦居京宗,至酓绎与屈紃思鄀,嗌卜徙于夷屯,为梗室……”,后面释文不一定准确,首迁地跟鄀有关无歧义。如果在今陕西商洛,不管是宝鸡还是洛阳的周王势力,征剿楚人还是很困难。

楚人东迁应在周康王昭王之际,说他们灭了汉阳诸姬,不如说楚人心中不平,东迁前洗劫了汉阳诸姬更合理,其中随国是唯一归顺的姬姓国。也不排除楚人与汉阳诸姬积累了太多矛盾然后来个大报复再迁走。当周昭王伐楚时,他们早已遁入山林。

从楚王世系看,多代楚君有两名,其一与地名或事有关,比如熊坎即宵敖,宵与敖都是地名,洋县湑水河源头有敖山,大家熟知的伍子胥之名也可能与湑水河有关。今汉水下游沿线的众多地名,都可以在西汉水、今汉水中上游找到源头,比如,丹阳与凤县结合成了商洛市的丹凤县,两当与武山地名结合变成了武当山、武关,康县与漳地名东移到湖北变成了保康、南漳,汉水中游的庸方城、堵阳地名也移到了河南南阳。汉中西南古潜水,湖北江汉平原有潜江,安徽也有潜山潜水。楚灵王建都于秦溪之上,甘肃天水也有秦溪。天水有天柱山,安徽潜山也有天柱山。今天的湖北仍有京山、荆山、漳水,沮水,……。说这些地名大部分与楚人东迁有关应该没问题。

最早荆山或是宝鸡秦岭南面的紫柏山,那里有紫荆河,敖山在紫柏山东偏北不远。别以为那里全是大山,沮水与湑水之间就是留坝县,东汉张鲁所建的张留侯祠就在这两名山之间,北面就是太白县,再往北邻近宝鸡有丹阳关。此后,丹阳地名随着楚都城迁移,部分重要分支都有自己固定的居住地名。

我们学历史总觉得西周很完美,其实不然。随着北方环境恶化,人口被迫南移,西周中晚期的北面封国尽失,周厉王后来竟被暴动的国人赶跑了,周幽王二年发生多起严重的自然灾害,包括关中大地震。周宣王封其娘舅申侯到南阳,这就是南申,留在原地的史称北申,与缯人、犬戎相邻。在西周被灭之前,郑桓公已布置郑人东迁。虢国东迁的一支称东虢,周平王四年被郑灭,投奔周平王的一支在今三门峡陕州区。

在楚平王时期,楚国都城仍在秦溪,即今天门境内。晋灭陆浑戎,其王族奔楚。在安陆出土的《睡虎地秦简》中已有安陆地名,有文章说《楚居》晚期有安阝郢。可见,安陆地名是因安置陆浑王族而来生的。北宋末年在孝感地区发现的《安州六器》有曾侯钟,这应是楚惠时为葬曾侯乙同期制作的备件,也说明安州六器的主人是楚王族。陆浑王族被安置在楚都城附近,再次证明陆浑戎与楚人的渊源很深。

关键词 : 祖先 陆浑戎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