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粟意见分歧,致淮阴失守,主席令:成立华野,粟裕担任战役

时间:2020-08-08 来源:东方头条 兵说 栏目:军事

作者:莫孤烟

抗战结束后,在八路军、新四军占据的各大根据地中,地处鱼米之乡、依托运河黄金水道的华中解放区无疑是最为富庶的一个。该区有2500万人口,与南京上海一江之隔。当蒋氏决心发动全面内战的那一刻,他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作芒刺在背。

至1946年下旬,蒋军在华中、鲁南地区已经集结了58个旅约43万人,以淮北为重点,以两淮为目标,分西、南两路向苏中、淮南、淮北和鲁南解放区大举进攻。

面对严重的敌情,华东解放区军政首长面临两难的选择:要集中兵力,就必须放弃几个解放区;不集中兵力,就打不成歼灭战。具体来说,

究竟是以苏中为主还是以淮北为主?是以保地盘为目的还是以歼灭敌人为目的?是集中兵力作战还是分头各自解决当面之地?

此时解放战争才刚刚开始,对于大兵团作战经验匮乏的我军来说,做出正确的决策并不容易。

华野官兵在训练中

山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始终认为,淮南的得失关乎全局,必须最大限度集中兵力。于是他以华东局名义致电华中分局和华中野战军,要求华野主力西进淮南。

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对此坚决反对。

粟裕认为,华中主力到淮南地区外线作战,既无群众基础,又无物质基础,去了未必能打胜仗。而华中主力一旦调走,必然导致苏中解放区的失陷。苏中如果丢了,淮南淮北也保不住。

陈毅之所以坚持华中野战军西进,主要是认为淮南在全局上比苏中重要。而粟裕则坚持苏中不可丢,他甚至建议将淮南主力调到华中来,先打开苏中的局面,然后再改善淮南的形势。

从职务上讲,身为华东局副书记的陈毅可以统一指挥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但华中部队有其独立性,陈毅只能统筹协调,遇事商量着办,没法下死命令。

陈毅说服不了粟裕,只好报请主席裁决。

8月6日,主席致电陈毅:“同意粟裕意见在苏中打一仗,然后主力西调有利,因粟部西调过早,一则苏中人心不顺,二则敌军亦将西调,如西面打不好,怨言必多。故不如让粟部在苏中再打一仗,然后西调,各方则无话说。”

在解放战争初期,局面纷繁复杂,就连一向料事如神的主席一时也看不清规律,拿不定主意。他既不反对粟裕内线作战的主张,也不放弃陈毅出击淮南的计划,也没有在陈毅和粟裕之间明确表态,做出了这样一个几乎“和稀泥”的决策,这在他一生中是极为罕见的。

主席不作最后决断,陈毅和粟裕之间的争论一时难有结果。也就是说,他们需要各自对付当面之敌。

陈毅和粟裕

陈毅集中山野主力18个团4万人秘密南下淮北。首战朝阳集,一举歼灭整编69师92旅全部、60旅一部共5000余人,旗开得胜;二战泗县,由于敌情不明、协同不力,加上遇到了漂泊大雨,一仗牺牲了2000余人也未能得手,部队士气严重受挫。

和出师不利的山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粟裕集中华中野战军23个团发起苏中战役,先后在如皋、海安、李堡、丁堰、黄桥邵伯地区连续七战七捷,共歼敌6个旅5万余人。

粟裕的“七战七捷”被主席当作“光辉的歼灭战”范例而高度评价,并指示华野继续留在苏中作战,“养精蓄锐,以备再战”。

在淮北和苏中两个战场,前者外线作战,陷入困局;后者内线作战,连战连捷。这一鲜明对比坚定了主席的想法:粟裕留在苏中打开局面,暂不西调。至此,关于外线作战还是内线作战,集中兵力还是分兵作战的争论告一段落。

如此一来,华东我军两大集团一东一西,而苏中解放区中心城市淮阴和淮安则兵力空虚。

9月10日,蒋军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得知山东野战军主力北移,战场嗅觉敏锐的他急令第7军、整编第74师共6个旅的兵力,提前一天发动进攻,避开沭阳方向山野主力,直扑泗阳。

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

蒋军的核心主力整编74师的确名不虚传,在师长张灵甫的严厉督战下,很快突破华野9纵的数道防线,9纵屡次组织反击都未能奏效。攻下泗阳后,整编第74师向淮阴城发动进攻,并悬赏200万法币,奖赏首先突入淮阴的部队。

驻守淮阴的华野第5旅拼死作战,给74师带来很大麻烦,将其死死阻击在城外,为大部队赶来合围74师创造了战机。按照陈毅和谭震林的计划,要在19日晚集中山东野战军第2纵队和华中野战军第6师向敌发起反击,三路会攻,内外夹击,歼敌于城下。

不过,这一雄心勃勃的作战计划却意外泄露了。一位被俘的基层干部供出了我军的作战计划以及当晚的口令。张灵甫决心将计就计。

19日凌晨1时,74师58旅174团3营两个连换上我军服装,神不知鬼不觉地越过9纵和5旅的接合部,用口令骗过岗哨,于天亮前突然向南门守军发动进攻。守军措手不及,南门失守。

整编74师

58旅主力乘机强渡护城河,一大早就打进了淮阴城内。为扭转不利局面,淮阴前线临时指挥所总指挥谭震林相继调张震第9纵队和皮定均第13旅支援城内,苦战一天也未能击退敌军。为保存实力,谭震林决定撤离淮阴。

两淮保卫战以华东我军失利而告终。

不少人认为,两淮失守的主要原因是粟裕不愿将主力西调,陈毅也认为苏中“七战七捷”是“战术上的胜利,战略上的失败”。不过,后人评述历史,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条件。

“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这句话说起来轻巧,可要让子弟兵轻易放弃用无数人命才换来的解放区,又有几个人能愿意?

表现华野作战的油画作品

陈毅和粟裕意见的分歧,导致华东部队十万人马分别配置在鲁南、两淮、苏中三个地区各自为战,没有形成华东战区内战役上的配合和支援,这是导致两淮失守的主要原因。

经过这一仗,主席深刻意识到两个重兵集团在同一个战略区内行动,而它们之间指挥不集中、行动不协调等问题,亟须引起重视并加以解决。1946年9月23日,山野、华野两军集中行动,两个指挥部合二为一,陈毅为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为副司令员。

10

15

日,主席又有指示,“在陈毅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战役指挥交粟裕负责”。

华东野战军的成立,彻底改变了华东我军各自为战的局面。从此,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有了雄厚的物质基础,才有了随后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等一系列胜利。后来华东野战军有人戏言:

“山野和华野的集中作战,还得给张灵甫补记一功,如果没有两淮失利的痛定思痛,山野和华野可能还在各立山头各自为战。”

张灵甫如果泉下有知,听了这话,不知是何感想?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