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网红“桥中房”业主:我们不是钉子户

时间:2020-08-06 来源:全知社会 栏目:头条

(原标题:广州网红“桥中房”业主:我们不是钉子户)

很少有网红地或者建筑,像这栋房子一样,不在路上,而在地下。

8月3日,广州市环岛路海珠涌大桥正式建成通车,大桥东西车道的夹缝中的“隐蔽角落”,一栋仅约40多平方方的老宅意外走红。有人将大桥上的缝隙戏称为“海珠之眼”,也有人将那栋夹在道路中间的房子称为“广州最牛钉子户”。

展开剩余85%

相比起车流还未彻底兴旺的大桥,缝隙中的房子却引来人群的注目和围观。每天,人流从四面八方而来,为了这场特别的“打卡”。

对于这一景象,打卡者背后有着各异的心态,有的惊诧于这特别的景观,有人则不吝自己的讽刺……但所有看客都好奇,屋主是否如传闻一样,“那么贪婪”?

现场

围观者挤满“钉子户”门前,有人打卡有人“指责”

在海珠涌大桥南引桥中间位置,有一处凹位,往下看是一栋旧屋。

由于房屋所处位置奇特,在8月3日通车当天,不少网友将房屋周围的环境拍下,发到了网络,并配文称之为“广州最牛钉子户”,短短几日,网文迅速发酵,引发了不少街坊前来围观,甚至一些外地游客“慕名而来”,一座原本不起眼的旧房,变成了大家娱乐消遣的“打卡地”。

8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了现场,虽然下着雨,但专程过来“打卡”、围观的街坊并不少,他们一边隔着花基和它合影,一边议论纷纷:“到底为什么不搬走,住得下去吗?”

从桥上往下看,桥中的房屋是一栋使用已久且显残旧的砖混结构平房,目测不到50平方米,算上门前的空地,整个凹位面积约100平方米,南往北的桥下,还有一处桥洞,可直接到达旧屋的正门口。

记者看到,虽然是白天,但旧屋房门紧闭,侧面的窗户也用雨伞围蔽了起来,但通过门口晾晒的衣服,以及透过窗户缝隙传出来的灯光可以判断,屋内有人居住。

“我在朋友圈看到了,就是专门过来看一下。”记者注意到,和程女士一样,到现场围观的人,大部分都是抱着猎奇的心态,拍完照就迅速离开,但也有人为了前来“寻究真相”,跑到屋主的门前,尝试敲门询问。

“为什么会有栋房子在这个位置?难道真的是‘钉子户’?”

“听说拆迁时,10平方米的房子索要的拆迁补偿是400万,没谈拢。”

“听说1000多万元都不搬,太贪心了!”

有人猜测,有人指责,一时间,屋主门前的人群中传出各种声音。然而面对门外的喧闹,屋子里一片静谧。

回应

屋主称“不是钉子户”,网传内容不实

“这个位置,很不安全。”围观群中,除了猎奇和猜疑,也有人对屋主的处境表示担忧。

围观的街坊何先生认为,屋主的房屋所处位置不佳,比桥面低,存在水浸的隐患。或者如果桥面有车失控,很容易造成意外事故。“即使没有事故发生,每天在头顶经过的车流噪音,以及附近街坊目光,均会给屋内的住客带来极大困扰。”

“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面对连续几天,不断有陌生人前来打卡围观,屋主的邻居十分不解,他告诉记者,从3号下午开始,就陆续有人“到访”,有时候人群的“喧闹”持续到深夜。“前两天他们(屋主)还出来争辩几句,现在都不敢出门了,一家5口人,还有小孩,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

该邻居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屋主的情况并非像网传的“漫天要价”,只是在搬迁分房的时,屋主和征拆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也就是分到新房后,屋主对房屋的地点和朝向不满。”

下午6时,随着天逐渐黑下来,围观的街坊越来越少。记者曾尝试着与房屋内的人进行沟通,但对方表示不愿被打扰,最终记者只能隔着房门,与屋内的人进行了简单的对话。

“我们不是钉子户,网上传的都是假的,他们根本不了解实情,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跑来我家指责我……”房间里回话的是一名女性,情绪显得十分激动,她称家人曾和项目征拆方,就房屋拆迁赔偿安置问题进行过谈判,但在新房房源和房子所处地点等细节上没有和征拆方达成意见一致,才没有搬离。

“因为前期没有谈拢,后面也没有人再找我们谈,现在却把我们当钉子户。”回话中,该名女士的人语气显得十分委屈,多次强调不愿多说。“你们要来看,我也管不了,我不想房子变成所谓的‘网红打卡点’,只希望不要来影响我家人的正常生活。”

对于房屋未拆迁的具体缘由,记者联系了辖区所在的革新社区居委会、龙凤街道办以及海珠区政府,截至发稿均未作出回应。

专家

有损城市公共利益,“让步”是社会文明进步体现

桥下老屋静悄悄,但在网络上,关于桥眼内的“钉子户”,网友却争得火热。

不少网友直指屋主“自私”,认为留在马路中央的屋子有碍观瞻,影响了整条道路的规划建设,甚至有人认为,应该想办法将屋主迁出,“按大家赔偿标准,原本一条桥的直路,多美观,最后被迫无奈搞成这样。”

然而,批评之外,则有人对于施工方的选择表示认同,“不强拆,是社会管理部门进步的体现,值得表扬!”“办法总比困难多,你不走我就自己架着走,挺好的。”……

因屋绕道,并非广州历史首次。早在2015年1月,广州洲头咀隧道通车,一栋楼房两三户拒绝接受搬迁赔偿,坚守成为“钉子户”。这栋8层高楼房屹立在立交桥的包围圈中,形成“圈中楼”,当年火速爆红,成为围观“景点”。

5年后,广州海珠涌大桥同样出现类似情况,房子“直插”大桥路中央,绕过“钉子户”而建。

对于城市中出现的“桥中楼”的奇观,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认为,从城市具体发展来看,确实对城市公共利益造成损害,桥梁绕道建设,影响城市景观。此外,对通行该桥的车主而言,消耗的油费也是长年累月增加。

“然而,从宏观角度而言,表明中国法治建设、社会文明程度逐步提高。”胡刚认为,政府和老百姓在法治框架下是平等的。当拆迁和城市建设发展产生矛盾,双方可协商,在无法协商的情况下不强拆,建设的桥可以绕道。

面对当下这个矛盾,胡刚建议,“钉子户”提出的赔偿要求要适可而止,实事求是,需要根据地价进行评估,提出合理要求。而政府方,应该做更多细致工作,多方案比较风险,“测算绕道建设的桥花了多少钱?比赔偿贵了还是便宜?可以做一个平衡。”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