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突破一条忌讳,用一门快报废的武器,一举改变战局!

时间:2020-08-03 来源:史说新域 栏目:历史

1944年11月,新四军第二师第五旅在旅长成钧(1955年中将)指挥下,在安徽定远县占鸡岗一带与桂军一七一师师长曹茂琮部展开了一场鏖战。

11月19日,桂军五一二团团长蒙培琼率领四个营分别向董大圩子和占鸡岗进犯。

成钧旅长亲自指挥第十三团和旅侦察连将桂军击溃,歼敌一个营。

紧接着,他又命令十三团、十四团一营和二营将蒙培琼手下的残部包围在上杨家。

十四团三营和十五团也打垮了进犯董大圩子的敌人,将他们包围在西彭岗附近。

敌人被围了几天,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困守西彭岗的桂军企图突围,被十五团与十八团前后夹击一举全歼。

成钧接到敌师长曹茂琼的援兵也已抵近的情报,感到被困在上杨家庄残敌的意志磨耗得差不多了,便决定对蒙培琼发起最后总攻。

成钧向十三团和十四团下达了死命令,限其于黄昏之前拿下上杨家。

他来到十三团主攻营的攻击出发地。上杨家庄北面有一座高大的青瓦房,主攻营的突破点就选择在这里。

从攻击出发地到青瓦房之间有一片开阔地,部队前几次的攻击,都被砖瓦房里的机枪火力压制在这片开阔地上,战斗就此陷入僵局。

成钧看了非常生气,心想:已经把敌人包围了还收拾不了,那还了得!

他略一思索,随即想到一个解决办法:用炮火压制敌人,打开突破口!

想到这里,成钧马上让人找来了旅山炮连连长,指着一座青砖瓦房说:“用你的炮把这个突破口轰开!”

五旅山炮连叫“山炮连”,其实只有一门老掉了牙的“克虏伯爷爷”。

这门山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首先出现在欧洲战场,后来“老大嫁作商人妇”,落到了蒋军中将、“摩擦专家”韩德勤手中。

1943年春,这门山炮被新四军从韩德勤手里“解放”过来,分配给了五旅。

初来乍到时,成钧跑去一看,炮膛里的来复线都快磨光了,炮身、炮腿也都是吱吱嘎嘎松动得快要散架了,炮弹又没有几发。

成钧看了大失所望,生气地一摆手说:“把这门快报废的破山炮退回去!要炮我自己去缴。”

后来经过即将被任命为“山炮连”连长的王德一再三求情,五旅政委赵启民(1955年中将)也帮着说好话,成钧才高抬贵手——“那就看看这个老家伙在作战中的表现再说吧!”

成钧在这第一次给这门山炮派用场时,还下达了一个让王德一颇感为难的命令:“限你一发命中!”

王德一是从旧军队过来的炮手。旧军队的炮不多,但规矩倒不少,炮手代代相传一条与他们的职业相矛盾的禁忌,说是“首炮不能命中,命中了会损德,要遭报应的”。

王德一虽然当上了新四军连长,但从不以“干部”的身份自居,反而时刻提醒自己是个老兵,这条禁忌也一直没忘。

但现在旅长下了死命令,王德一也顾不上“首炮命中会损德”这个禁忌了。

王德一选择了抵近射击的炮位,炮连的人再加上一帮步兵把“克虏伯爷爷”弄到了工事里。

老山炮因瞄准器材已残缺不全,是个“瞎子”,王德一就用肉眼透过炮膛来瞄准目标。

他挑选了一发保管得最好的炮弹塞进炮膛,使尽平生气力猛一拉火,“克虏伯爷爷”在剧烈的抖动中喷出一团金红闪亮的火球。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这一炮居然一击即中,就此扭转了战局!

上杨家庄的大瓦房墙上崩出了一个大窟窿,山墙一个劲儿地摇晃。

在步兵战士的欢呼叫好声中,王德一来劲儿了。

他挥动大木榔头,把震得松动了的“老爷”炮架狠命锤打一通,然后再瞄准,装弹,拉火……一连三发,发发命中!

上杨家的大瓦房崩塌了,成钧这时命令枪榴弹一齐射击。

上杨家庄顿时又是霹雳又是冰雹,烈火熊熊浓烟滚滚,残敌像散了群的鸭子四处逃窜。

随后,新四军十三、十四团杀入上杨家,一通穷追猛打,终于全歼残敌。

这一仗全歼桂顽四个主力营共2000余人,逃到小朱庄的蒙培琼换上士兵服藏在壕沟里装死,被我打扫战场的部队活捉,还生俘三名营长,缴获了全部武器。

曹茂珠派来的两个营援兵到蒋集便闻讯而逃,战斗于下午4时全部结束。

这一仗非同小可,因为它创造了新四军军史上一次歼灭顽军四个整营的新纪录。

陈(毅)军长对五旅将士在此役中的表现给予了高度评价。当他得知一门快报废的破旧山炮在战斗中打开了突破口、扭转了战局时,高兴地说:“修旧起废,变废为宝,这正是我军在艰苦条件下屡战屡胜的一门法宝!”

五旅指战员也对王德一纷纷打趣说:“首炮不能命中那是旧军队的禁忌,在咱们新四军并不适用,你这次打破了禁忌,不但不损德,反而立了大功!”

关键词 : 战局 报废 忌讳 一门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文章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资讯

Copyright@2019-2020 www.jznyw.cn 九州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05488号-5

九州资讯网